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生于灰烬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把林笑当蔚莱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我们走吧。”沈翊辰淡淡说了一句,没走两步就把花交给了身边的一个朋友,让他拿回去。

    林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笑意也少了几分。

    一行人来到一家夜店,一进门便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令人目眩神迷。

    大家走到之前订好的沙前坐下,林笑自然地坐到了沈翊辰旁边。

    其实沈翊辰还是挺喜欢来夜店玩的,也是,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爱蹦迪的呢?

    他每次也都会迅让自己热起来,但是今天,他总觉得自己燃不起兴致,只坐在那里喝着软饮。

    “老大,你今天状态不对啊…”安紫东疑惑地问他。

    沈翊辰平时爱喝酒,酒品和酒量都是出了名的好。他特意练好了酒量,也是防止被人“捡尸”。

    沈翊辰一听,为了不让大家扫兴,便说:“来吧,开喝!”

    喝酒当然少不了玩游戏,玩游戏就离不开那些老套的环节。什么真心话大冒险,摇骰子,撕纸...

    游戏虽老,但是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喝酒。

    今天是上来就开始撕纸,纸到了林笑这里已经只有一小块,周围的人都在起哄,让她和沈翊辰来一个。

    林笑的脸也很红,但是也没有要认罚的意思,她求助般地看着沈翊辰。

    其实沈翊辰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平时去夜店还有ktv玩的更开的时候都有,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况且他平时也不讨厌林笑。

    但是今天,他下意识的有点抗拒,但是林笑和他也是朋友,他不想让她难堪,也没说什么,就把脸凑了过去,机械性地把纸叼了上来。

    众人惊呼,这种画面确实挺养眼的,大家觉得他们俩就该是一对儿。

    沈翊辰接过纸,那纸已经小得不能再小,就直接自罚了一杯。

    玩了几轮,又开始真心话大冒险,每次到这个游戏沈翊辰这里都是轰炸区。人人都想从他身上挖点料出来,有的女孩还想趁此机会和他来点身体接触。

    沈翊辰又输了,这次是林笑让他真心话。

    林笑看着他问道:“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沈翊辰一愣,并没有脱口而出,他脑袋里闪过一个倔强的身影,不过这丝念头转瞬即逝,他还是说了句:“没有。”

    林笑又问他:“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沈翊辰没作声,他看着林笑,忽然觉得她的眉眼之间和蔚莱有些相似,他不禁感叹:果然漂亮的女孩都有相似之处。

    但仔细看又有很大不同,林笑的五官都很精致,眼神里也满是自信和光芒。

    她高耸挺翘的鼻梁是多少女孩想整容都整不出来的,但沈翊辰觉得就是没有蔚莱那娇小的鼻子好看。

    他想他一定是疯了。

    他回过神,哑着嗓子说:“你只有一个问题,已经问完了。”

    林笑闻言一僵,随即明媚一笑:“是我莽撞了,我自罚一杯。”

    说着便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后来不知喝了多少轮酒,这个局才接近尾声。

    沈翊辰今天喝得微醺,但他明明喝得和以前比也不算多,可就是觉得很晕。

    林笑的宿舍和沈翊辰很近,就说了句:“我送他回去吧。”

    大家听了也都心照不宣,也都很识相地走了,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还去当电灯泡。

    林笑就架着沈翊辰出了夜店,打车回了学校。

    一上了车沈翊辰就更困了,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直到抵达了目的地,他还没醒,林笑费了半天的劲把他拖出来,他的步子更软,意识也更不清醒。

    好不容易把他架到宿舍楼下,林笑想掏出手机给他室友打个电话下来接他,可是她刚想扒开他搭在她肩上的手,沈翊辰却忽地把她拉进了怀里。

    林笑怔住,也不推开他。

    沈翊辰双手轻揽住她的腰,哑着嗓子低声喃喃道:“蔚莱,你没良心...”

    蔚莱是谁?

    林笑心里顿时罩上一层乌云,她接着他的话问下去:“我怎么没良心了?”

    “你明知道我想你...”沈翊辰一边说着一边又把脸往她脖颈里蹭了蹭。

    林笑如遭雷劈,他刚刚明明说了他没有喜欢的人。

    沈翊辰在她颈间呼吸着,却又现这个味道有点不太对劲...

    他挣扎着抬起头,使劲晃了晃脑袋,看出眼前的人是林笑。

    他没再说什么,松开她转身就往宿舍楼里走去,连句再见都没说。

    林笑望着他踉踉跄跄的背影,心中不禁默念出两个字:蔚莱。

    第二天沈翊辰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他感觉头部剧痛,奇了怪了,以前喝再多也没这样过啊。

    他躺在床上不停的用手指关节按着头部,寝室里这时除了他没有别人,除了6之珩都回家过节了。

    这时6之珩正好从外面回来,他见沈翊辰醒了,给他倒了杯水:“醒了?我还以为你活不过来了呢。”

    沈翊辰边喝水边问他:“昨天你接我回来的?”

    6之珩茫然地问他:“大哥,你昨天喝了多少啊?是林笑给你扛回来的。她给我打电话,我刚想下楼你就爬上来了...”

    林笑?

    沈翊辰反正是记不太清了,只嗯啊地应了一声。

    他又问6之珩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要不要陪他去打会儿球,虽然他没抱太大希望。

    6之珩这次倒是没拒绝,说了句:“好啊,反正我媳妇儿回家了,我也没事干。”

    媳妇儿?

    沈翊辰也司空见惯了,就调侃了一句:“这回又是谁啊,这么倒霉?”

    “宁苑呗。”6之珩正经地说道。

    沈翊辰其实本应想到的,但是他现在亲耳听到这个消息,却隐隐有些不愿接受。

    “你那什么表情?怎么,舍不得我...?”

    “滚...”

    沈翊辰是真害怕6之珩玩弄宁苑的感情然后把人家甩了。

    要是换做别人,这事也轮不到沈翊辰操心,他顶多会出于良心,在心里替那姑娘惋惜她运气不好。

    可宁苑不一样了,她和蔚莱关系好,如果6之珩把她惹急了,蔚莱应该也会跟着厌恶6之珩,说不定还会迁怒于他...

    想到这儿他真恨不得上去揍6之珩一顿,让他天天沾花惹草。

    “你...你跟谁谈不好啊,你偏要去招惹她??”沈翊辰愤懑地冲6之珩喊道。

    6之珩惊了:“哎我说沈翊辰,你不是和那个蔚莱牵扯不清呢吗,怎么还觊觎我媳妇儿呢?”

    沈翊辰压着怒气说:“你觉得你要是把宁苑伤了,我还能有活路吗?人家肯定觉得我跟你是一路货色...”

    6之珩忖了忖,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可马上又反击回来:“我是哪种货色,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