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生于灰烬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你不该来招惹我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因为两人是相向而行,沈翊辰这时也注意到了蔚莱,他有些惊讶她怎么会在这里。

    蔚莱见状马上猛得转过头想跑,心里默念着:别看见我别看见我...

    “蔚莱!”她听见沈翊辰在她身后叫她,顿时感觉心如死灰。

    她就是蔚莱?林笑正想看一看这女孩究竟什么样子呢。

    蔚莱想到自己的脸,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她好像定住了身一般不敢回头。

    这时沈翊辰和林笑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她无助地闭了闭眼,僵硬地转过了身。

    林笑看到她的一瞬间,心里一惊。她并不是瞧不起蔚莱,但是心里还是犯着嘀咕:沈翊辰真的会喜欢她?

    蔚莱今天把头松散地束在脑后,穿着黑色的立领运动外套,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还有低帮的帆布鞋。

    其实还算得体,但是她脸上的红色晒斑确实让她显得有些狼狈。

    林笑之前想着,就算蔚莱气质独特,美若天仙,自己也不会嫉妒,她长这么大,这个词就从没出现在她的字典里过。

    她知道比她更优秀的大有人在,不过她也坚信自己有自己的独特过人之处。这是她的自信。

    蔚莱又看了看面前站在沈翊辰旁边的女孩,微卷的长温柔地散落胸前,穿着一条收腰的法式小黑裙,脚上踩着一字带的高跟鞋,从衣着到配饰都花满了心思,长相也是精致动人,浑身充斥着优雅的气质。

    蔚莱自愧不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心只想快点离开。

    沈翊辰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你怎么在这?”

    蔚莱不敢抬头看他们俩,扭怩地开口:“宁苑非带我过来和6之珩一起吃饭。”

    这时路边来了一辆计程车,蔚莱好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马上伸出手臂拦车,把沈翊辰刚要继续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吱嘎”一声,计程车停下,蔚莱匆匆和沈翊辰告了别就钻进了车后座,随即扬长而去。

    蔚莱坐在车后座上,只感觉脑子混沌不清,她胡乱抓了抓自己的头,懊恼地长叹了一口气。

    沈翊辰本打算要送蔚莱回去,可是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自然也不能和林笑再各走各的,便只能一起回学校去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沈翊辰脑子里都是蔚莱,两人静静地走着,谁也没说话。

    这时林笑突然来了一句:“沈翊辰,你相信情有独钟吗?”

    沈翊辰愣了一下,只觉得她这句没头没脑,一晚上他们也没聊到关于感情的话题。

    他还是点了点头,还破天荒地问了一句:“怎么,你有喜欢的人了?”

    “是啊,我喜欢他快两年了。”

    沈翊辰认真地说道:“那他还真是幸运。”

    林笑的眼中既是欣喜,又是怅惘。

    她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但表面上却还是笑靥如花。

    她也不是虚伪,她只想永远把最灿烂,最耀眼的自己都留在他面前。

    沈翊辰那句话也不是随口一说,他一直觉得林笑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但他总感觉她好像飘在云里,美好得不真实。

    蔚莱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了浴室,各种精华,乳液,镇定面膜全往脸上灌。她平时不爱化妆,但是对护肤却有着执念。

    她觉得,她姑且可以忍受不怎么出众的相貌,但是忍受不了不干净的皮肤。

    她在里面待了有一个多小时了,脸色也好了一些,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打开手机,沈翊辰已经给她了好几条消息。

    到家了没?

    今天怎么了?

    脸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

    蔚莱看着这一条条消息,更加止不住的心烦意乱,她也不想回。

    她之前就想过,沈翊辰这样的人会与什么样的女孩相配,今天,她想她应该见识到了。

    自己的相貌气质和人家都没法比,最重要的,那女孩身上从上到下都散着自信,都说自信的女孩最迷人了,而自己,只不过是一只相形见绌的可怜虫罢了。

    这时,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自怨自艾。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沈翊辰。

    这是他上次要了她电话号码之后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她愣了半天,最后还是接通了,不过她没说话。

    话筒那边传来一阵极具磁性的声音:“在做什么?”

    “刚洗了个澡。”她低声答道。

    “脸怎么回事?让人打了?”他语气中透着焦灼。

    “不是,今天在外边晒的。”

    “哦…”他舒了一口气。

    “那你今天…为什么见了我就跑?”

    因为我今天才看到我和那些女孩的差距,也看到了我与你之间的距离。

    但这些蔚莱永远不会与沈翊辰说。

    她停了半晌,轻轻说道:“说好了等我再上王者才能见面,不能不守规矩啊。”

    沈翊辰才不信,但他也不想再继续问下去,她肯给他个回应,他就很满足了。

    蔚莱想快点结束这通电话,便说:“我困了,想睡觉。”

    沈翊辰沉思片刻:“和我说句晚安。”

    之前沈翊辰给蔚莱了很多次晚安,她却一次都没回过,他觉得好不公平。

    她踌躇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好梦。”便挂了电话。

    从这时起,她心里对沈翊辰竟生出一丝厌恶。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招惹自己,打破了自己原本无聊却平静的生活。

    从前的程以深让她变得更加自卑,她有预感,沈翊辰就会是下一个这样的人,而且他的影响,只会比程以深更甚。

    果然自己还没真正向他迈出一步,就受此打击。她庆幸自己,还没陷得太深。

    看来我,真的要将你从我的生活中彻底移除了。

    但这次,她没有想拉黑他的微信和电话号码,她只是再也不会与沈翊辰产生任何交集。

    她什么都理解,也什么都接受,但是她却什么都无法相信。她也永远都不会做被抛下的那一个人。

    她只想还像原来那样,一个人趟过这淌浑水,走过四季,面无表情。

    怀抱希望,半途而废。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