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承包大明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我要去卫辉府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可见在中庸思想中,优秀不代表好,这是一句大实话呀!

    什么人最讨厌?

    当所有同学都考六十分,你却考了一百分时,你就是最讨厌的。

    当周边全是单身狗,而你却左拥右抱时,你就是最讨厌的。

    如今的卫辉府就是最讨厌的,人家得生活是一日不如一日,你丫的生活倒是越过越好。

    故此关于卫辉府如何与周边州府相处,还真是一个问题,要是不处理好,可能会生出许多麻烦来,王家屏他们都是慎重以待,可是郭淡这厮却还是一味的嬉皮笑脸,张口就来。

    王家屏就直接让他出去。

    就你这个态度,还有谈的必要吗?

    待郭淡出门之后,王家屏便道:“这小子的态度有些怪异啊!”

    许国点点头道:“我也早就察觉到了,他似乎并不想跟我们商量。”

    方逢时抚须笑道:“我想是因为他觉得不需要向我们交代什么,他只需要向陛下交代就行了,换而言之,他也不希望我们过多干预卫辉府的事务。故此我认为,关于卫辉府与周边的事务,咱们索性就不管了,让他自己出处理吧。”

    许国皱眉道:“这如何能行,卫辉府的情况极为特殊,周边州府肯定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卫辉府打交道,这需要朝廷从中调和。”

    方逢时摇摇头道:“我们自己尚未弄明白,这卫辉府里面暗藏的玄机,又如何能够调和卫辉府与周边州府的关系。我们若是做多了,要是出什么事,到时郭淡还会将脏水泼在我们身上,那小子可是狡猾的很,我们这回过来,他说话可都是滴水不漏,说了跟没说一样。”

    王家屏稍稍点头,道:“我觉得方尚书说得很有道理,关于郭淡的‘契约体系’,我们尚未完全了解,贸然干预,只怕会适得其反,话说回来,我们是刚好遇上这事,倘若我们没有遇上,不还是需要郭淡自己去处理,如果他需要朝廷帮忙,那他自然会上书陛下。”

    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下,又道:“而且,卫辉府的存在,也能令其它州府好好反省反省,若非逼不得已,这百姓哪里想背井离乡,他们若还一味的得过且过,不关心百姓的生计,当地百姓迟早都会跑到卫辉府来的。”

    许国、姜应鳞听罢,不禁稍稍点头

    那边郭淡回到温泉阁,张诚刚刚吃完饭,见郭淡回来了,便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可有商量出对策来?”

    郭淡摇摇头道:“不知道,我被他们赶出来了。”

    “啊?”

    张诚郁闷道:“你又得罪他们呢?”

    郭淡一脸委屈道:“没有啊!我都没说几句话。”

    “得了吧!你一句话都可以将人得罪干净,说几句还得了啊。”

    “!”

    郭淡无言以对。

    张诚挥挥手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这事你到底有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还是你寄望于朝廷来帮你处理。”

    郭淡呵呵直笑。

    张诚道:“你笑甚么,你要不愿说,咱家也就不问了,咱家可也不想招这麻烦。”说着傲娇得偏过头去。

    “內相误会了。”郭淡赶忙解释道:“如果朝廷要管,那当然是听朝廷的,朝廷若不管的话,我自个也能够处理。”

    “你怎么处理?”

    “表面上肯定要依法阻止他们进入卫辉府,这样对邻居们也有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郭淡呵呵一笑:“实际上当然是根据卫辉府的需求来看,如果我卫辉府需要人力,那就多放一些人进来,如果不需要,那就不放,这主动权在我手里。”

    “你还真是一个十足得奸商。”

    张诚好气好笑得瞧了眼郭淡,郭淡的意思很简单,我怎么好,我就怎么做,道:“但是你也别将这事想得太简单,你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你要做得太好,人家可都会嫉妒的,而且这还会影响到他们的仕途,到时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你,你可也不会好过的。”

    郭淡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正色道:“最好不要这样,否则的话,他们会死得很难看的。”

    张诚嘿了一声:“你这口气还不小啊!”

    “他们要是惹我,我就倾家荡产跟他们斗到底,我赌他们输不起。”

    “难道又是撒钱?”

    “对啊!”

    “你小子还真够狠的。”

    “我这小身板,若不狠点,不天天被他们欺负。”

    “也罢,也罢,你自个看着办吧。”张诚摆摆手,又道:“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倾家荡产没有人管得着,但你可不要把局势弄得连陛下都没法收拾,若到那一步,陛下想保你,也保不了。”

    郭淡道:“內相的叮嘱,小子定当铭记于心。”

    对于王家屏他们而言,这回来卫辉府,绝对是人生中绝无仅有得经历,都没个人招待他们,这就是一次自由行。

    郭淡可不会天天跟着他们,他又不是官员,没有这个义务,他继续做他的事,尽量不照面,这照面又能说什么?真的没什么可说得,卫辉府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没这些当官的,他怎么也不会去跟大臣讨论,那是王家屏他们说了算,那还要他干嘛。

    他就不想跟王家屏他们交谈。

    “姑爷,这是信行那边刚刚送来的,是关于新乡县农业的信息。”

    “嗯。”

    郭淡接过辰辰地上得资料,快的浏览的一遍,然后从箱子里面拿出一张图表来,将数据填了上去,看着图表,认真思索着。

    他办公得风格,就是一派资本家得作风,天天在房里看数据,那信行的人已经先他一步抵达这里,如王哥等人就是被信行收买的,当然,对于信行而言,他们主要得任务还是收集数据。

    而这些数据,就是郭淡管理卫辉府的主要手段。

    “这农业占人力还是太多了一点。”

    郭淡突然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如今商业刚刚起步,如此分配还算是比较合理,倘若商业得到进一步展,那就必须从外面吸收劳动力,可是人口增加,又会增添农业负担,看来还是得及早从江南那些大地主手里购买足够的粮食储备。”

    说着,他又向辰辰问道:“关于招聘告示,办得怎么样?”

    辰辰忙道:“我们都是派快马去送的,估计已经送到江南地区。”

    郭淡点点头。

    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先,购买粮食,其次,就是改进生产力,这就需要人才。

    忽听得屋外有人道:“郭校尉在屋吗?”

    “在。”

    “童队来了。”

    “快快有请。”

    郭淡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的资料收拾了一下。

    片刻之后,童笠来到郭淡的套房内。

    “童队请坐,请坐。”

    待童笠坐下之后,郭淡又递上一杯热茶。

    童笠将茶杯放在边上,道:“我今日过来,是想问问,关于其门镇一事,你打算如何应对?”

    郭淡稍稍迟疑了下,道:“王大人他们没有说么?”

    童笠摇摇头,又道:“我是奉命来此帮助你的,我们锦衣卫只听从陛下的命令,他们无权命令我们。”

    “也对!”郭淡呵呵一笑,道:“而我也是奉皇命来此管理卫辉府,我的任务就是振兴卫辉府,什么对卫辉府有利,我就怎么做。”

    童笠疑惑得看着郭淡。

    郭淡道:“我会让贵公公去周边走一圈,告诉那些县官,我们卫辉府将阻挡那些百姓进入卫辉府,但同时我也会派人去那边专门招收一些我们卫辉府需要得人才。”

    童笠沉吟少许,稍稍点头道:“我会让吴观生和陈旭升负责。”

    郭淡笑着点点头。

    以目前卫辉府的粮食储备,供给境内的百姓都已经是咬着牙在支撑,这时候不可能放太多人进来,而且暂时也不需要,但若是精英的话,那还是非常需要的。

    郭淡对外政策,就是将工匠、技师等人才都弄到卫辉府来,他在京城也是这么干得

    与充满铜臭味的卫辉府不同,上海县是充满着书卷气息,街上随处可见一些书生讨论试题,研究学问,亦或者切磋诗画,说是人杰地灵,毫不为过。

    “哟!三位秀才来了。”

    只见三个书生打扮得青年来到一家四宝店,最年幼的不过二十五六,年长也不过三十出头。

    店内的掌柜急忙迎了上去。

    “掌柜的,我们想买一些笔墨回去。”

    那年长的书生向那掌柜的言道。

    那掌柜立刻拿出一些笔墨供他们挑选。

    很快,他们便挑的一些笔墨,那掌柜的见他们需要的数量,比往常要多不少,于是问道:“三位买这么多回去?莫不是要出远门?”

    “我们马上就要去太平府参加乡试,故而多备一点。”

    “哎呦!我在此预祝三位高中。”

    “多谢,多谢。”

    那年长的秀才突然回过头去,看着站在后面那位最年幼秀才,只见那年轻秀才正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他走过去,往书上一瞧,轻声喊道:“子先。”

    “啊?”那年轻的秀才抬起头来,道:“董兄。”

    那姓董的秀才将他手中的书拿过来,正是一本《九章算术》,道:“子先,乡试在即,你应该多多温习试题,或者与乡试有关得书籍,而不是看这种书。”

    另一个秀才也走过来,道:“玄宰说得对,目前我们还是要以乡试为重,这杂书看多了,反而无益,快些过来选好要用的笔墨,我们待会还得一块去温书。”

    被唤作子先的年轻秀才讪讪一笑,来到柜台前,也没有怎么挑选,全部都是选最便宜的。

    那掌柜的包好之后,便递给那年轻秀才,“徐秀才,一共二钱银子。”

    “二钱?”

    被唤作徐秀才的年轻人不禁抓了下腰间得钱袋,面露尴尬之色。

    那董秀才拿出二钱银子来,递给那掌柜的,又向徐秀才道:“我先帮你付,你到时再拿给我。”

    徐秀才顿时满脸通红,拱手一礼道:“多谢,我回家便立刻取给你。”

    “不急,我们快些走吧。”董秀才微笑道。

    正欲出门时,徐秀才突然停住脚步,看着门边上贴着一张告示。

    其余二人已经出得门去,见徐秀才站在那里,于是又折返回来,站在徐秀才身后,看着那告示。

    “卫辉府招聘农业、水利人才。”

    “一年至少可得一百两得酬劳。”

    徐秀才看完之后,突然回到店内,向那掌柜的问道:“掌柜的,门口告示是谁贴的?”

    “是我贴的,我也没有办法,如今但凡出售五条枪的画册,都必须贴上这告示。”

    “上面写着得都是真的吗?”

    “都是真的,你瞧,上面可都还有卫辉府的官印,那送画册来的人,还让我帮他留意一下。呵呵,不过你已经是第十五个这么问的,就那酬劳,可比大多数官员的俸禄都要高,真是难以令人相信。”

    徐秀才听罢,突然拿起刚买的笔墨,便往店外走去。

    “子先,你去哪里?”

    “二位兄长,我突然有点事,不能与你们一块去温书了,真是抱歉,钱的话,我待会会送你家的。”

    “不用麻烦,下回见面时,你再拿给我也一样。”

    那徐秀才出得南城门,来到郊外得一个非常简陋的农家小院。

    此时,一个上年纪的妇人正坐在院中织布,忽见儿子回来了,不禁道:“光启,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下午要跟其昌、继儒他们去温书吗?”

    此秀才姓徐,名光启。

    “娘,我有点事,待会再跟你说。”

    徐光启急匆匆去到后面的菜园,蹲在一小方土前,低头注视着那翠绿的叶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眼中绽放光芒。

    过得一会儿,那妇人走了过来,道:“光启,你怎么又跑这来了,你马上就得上太平府参加乡试,你应该多温书才行,这菜园娘会照顾得,娘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况且你种的这瓜,又没法吃,你爹上回都差点将这给挖了。”

    徐光启站起身来,道:“娘,我不去太平府了。”

    那妇人错愕道:“那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卫辉府。”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