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诸天执道

正文 第21章 大乱将至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是啊,我是去西方沼泽了,事情办完了,所以,我回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6凤秋一步一步的朝着殿中行去。

    6凤秋的步履轻盈,不出一丁点的声响,但是每一步,却都好像是踩在道玄的心坎上。

    道玄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这样的压迫感,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

    6凤秋笑了笑,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道玄的肩膀,然后道:“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人。”

    道玄当即跪倒在地,颤声说道:“祖师......我错了。”

    6凤秋看了看供桌上供奉的那些青云宗历代祖师牌位,平静的开口道:“你何错之有?”

    道玄低头道:“我不该妄议下一任掌门人选......”

    6凤秋“嗯”了一声,然后回道:“你的错不在这里,你错在心里想的太多。”

    “其实,关于下一任掌门的人选,你可以大大方方的提出来,为什么要背着我去议论呢?”

    “道玄啊,道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一点,你不如你的师弟啊。”

    “人呢,为自己算计是没错的,但是,对自己人,还是少些算计的为好。”

    “如果把青云比作一艘船,那么青云的掌门便是这艘船的船长。”

    “你有没有想过,青云门未来的路应该驶向何处?”

    “身为青云掌教,你缺了一种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6凤秋俯看向跪在地上的道玄,目光之中的威势,让道玄不敢不答。

    “弟子不知,请祖师明示......”

    道玄拜伏道。

    6凤秋在大殿之中踱步,负手道:“你缺了堂皇之气,青云门身为正邪两道魁,本应该昂阔步。”

    “可是,在你的手中,青云门变的小家子气了。”

    “你没有容人之心啊,何为正?何为魔?“

    “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

    “你当年尚未成为青云掌教之时,但凡行事心中想的可能是宁可放过,不可杀错。”

    “而十年之前,青云门因张小凡一事,陷入众矢之的之时,你心中想的恐怕已经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吧。”

    “道玄啊,如果有一日,整个天下人都在指责你是错的,你会站出来堂堂正正的面对天下人说一句,我没错吗?”

    6凤秋的话音落下,人已经走出了祖师祠堂。

    祠堂内,只有道玄急促的呼吸声,还有万剑一那迟缓的呼吸声。

    “对了,我从西方沼泽带回来了一头九天灵鸟,往后就是青云门的守山灵兽了,你们有时间可以去瞅瞅。”

    这时,祖师祠堂外边,又传来了6凤秋的声音。

    良久过后,道玄瘫坐在了地上,静默无声。

    万剑一拿着扫把又在祠堂外扫起了地。

    ……

    通天峰,幻月古洞。

    6凤秋静静盘坐在石室当中,脑海之中将五卷天书铺陈开来。

    五卷天书,各有玄机,当五卷天书连成一片之时,6凤秋已然觉其中奥妙。

    不知过了多久,6凤秋的身体周围开始幻化出一道道神秘莫测的符文,那符文犹如蝌蚪一般,化作金色纹路,在6凤秋的身上不断盘旋。

    这是6凤秋在融合五卷天书。

    天书神机玄妙,变化万千。

    从第一卷到第五卷,涵盖了道魔佛三家真意,然而真正的天书,由不同的人观看,得到的东西绝对是不一样的。

    十年前,他让张小凡和林惊羽同时观看四卷天书,并且默写出观看之后的心得。

    二人得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有的人悟性高,天赋高,得到的神通也就厉害。

    有的人悟性一般,得到的神通也就一般。

    林惊羽资质奇佳,心气桀骜不驯,他悟出的东西,就自然带着一股子一往无前的气势。

    而张小凡中人之姿,内有锦绣,他悟出的东西就带着一股藏锋于内的感觉。

    这些年来,张小凡的气息是愈的内敛,也是出于这般的缘故。

    6凤秋见多识广,这些年来,他也了解了青云门历代真传法门。

    当年青叶传下“神剑御雷真诀”和“斩鬼神”等四式真法剑诀。

    青云子传下太极玄清道,都是得悟自天书。

    综合这般种种,6凤秋一口气便将这五卷天书尽数融合。

    大道玄妙,妙法归真。

    无论是道,亦或是佛,还是魔,归于最后,都是道衍而生。

    这是6凤秋的理念,也是根基。

    无论见仙,还是见神,见魔,见佛都不会改变。

    我即道,道即我。

    这一刻,6凤秋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空灵之境。

    天地与我融合,我为天地,天地为我。

    6凤秋识海之中的念头化为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轰然朝着天地间蔓延而去。

    去感悟这天地间的一切渺小,去感悟这天地间的一切宏大。

    大道至简。

    搜寻天地。

    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神识念头还在不停的扩散当中。

    他在阳神世界之中修行数年,将坤部七大神通彻底练成。

    历经数年,终于摸到了本真大道的一丝痕迹。

    而如今,他感觉到自己可以往前再踏出一步。

    炼神还虚之后,就会进一步现世界的本质,改变自身。

    而6凤秋如今已经进入了练虚合道的关键一步,打破虚空,融合自己的本真大道。

    这个虚空,不是天地之外的虚空。

    而是心神与天地之间相连的虚空。

    进入虚空境界的时候,如果有凝滞之心,便依然没有摆脱「有为」法度,应该进一步不凝滞,连虚空也一并忘记而没有迹象,这样才能最终与本真之大道合为一体。

    那么,什么才是属于6凤秋的本真大道。

    6凤秋在追溯,时光是一条漫长无比的河流。

    在这条河流之中,从最初的诞生,再到一步一步的成长。

    从弱小到强大,这一步步走来。

    6凤秋仿佛看到了当年他还没有得到玉泉观之时的景象。

    那些记忆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在玉泉观中学道,成为挂名弟子,山间修行,世间烦扰,一切都历历在目。

    去到碧血剑世界,经历险些丧命的困难,于华山拜师学艺,下山历练,杀人如麻,名震天下。

    待到天龙世界时,同样还是拜师学艺,最终又成为天龙世界的最强者。

    每一个世界,每一次旅程,其间经历的种种,都仿佛成为了过去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从过去之中寻找真我,6凤秋看到的是一个不断变化,不断成长的自我。

    就好像一棵树苗,逐渐的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

    不论果敢杀伐也好,一时善念也罢,这些都是真我。

    人性复杂,无法把某一面给单独抽离出来。

    无论只看到哪一面,都不是完整的真我。

    只有融合到一起,方才是真正的我。

    然而,过去之中的真我,也不是完整的我,我之所以是我,是因为我活在当下。

    过去是我,如今是我,未来也是我。

    不论宇宙毁灭与否,不论天地沉沦与否,不论山河倒转与否!

    我都是我!

    我只是我!

    “我的道在哪里!”

    6凤秋自灵魂深处的问着。

    这一问,不问鬼神,不问苍生,只问自己。

    “《睡仙功》......“

    “《太清灵宝定神真解》......”

    “《大天衍决》......”

    “......”

    6凤秋的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念头在不停的幻化着他这么多年来所学过的每一招武功,每一式神通,每一卷功法。

    演化万千,去伪存真。

    大道万千,只存于一。

    大道乃虚空之父母,虚空乃天地之父母,天地乃人物之父母。

    “四季......”

    “生死......”

    “阴阳......”

    “万物......”

    “真我......”

    “道道道,非常道......”

    “我想......我明白了。”

    下一刻,6凤秋周身大放光明,幻月古洞的石室当中好似有亿万道金光冲向了天际深处。

    即便是百里之外,也能看到这金光万丈。

    整个通天峰上的人都被这万丈金芒给震住了。

    ……

    夜凉如许。

    青云山大竹峰上,田不易和苏茹正坐在屋里说着话。

    田不易脸上有些不太爽快,道:“你说说老大这个不争气的,让他代表我大竹峰出去历练历练,他这个生瓜蛋子还不同意了。”

    “要不是老七被祖师派到天音寺去了,还用他去?”

    “被小竹峰的那个文敏迷的五迷三道的,还让我舔着脸去和水月那老女子提亲。”

    “这不争气的玩意儿,尽给我添堵。”

    “看上哪家的弟子不好,非要看上小竹峰的。”

    苏茹听到这句,当即就不乐意了,顿时板起脸道:“小竹峰怎么了,我就是小竹峰的。”

    田不易听了,神情一滞,然后道:“那个......那个......我是说水月那老女人这两年脾气越来越古怪,让我去通天峰提亲,那不是自找没趣嘛,和茹儿你没关系的。”

    苏茹冷哼一声,就在这时,田灵儿的声音突然从屋外传了进来。

    “爹,娘,你们快出来看啊,通天峰出事了!”

    田不易和苏茹听到这话,当即就站了起来。

    “多大的姑娘了,还大呼小叫的,通天峰有祖师爷坐镇,能出什么事!”

    田不易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屋外。

    苏茹紧随其后,道:“祖师爷去了西方大沼泽,你忘了?”

    “爹,娘,你们快看!”

    “那金光万丈,别是通天峰也出了什么异宝了吧。”

    只见田灵儿遥指着通天峰方向,一脸惊叹道。

    田不易和苏茹站在一起,抬头望去,只见通天峰上金芒万丈,在这夜色之下显现的尤其亮眼,金光笼罩下来,好似将青云山方圆百里都照成了白昼。

    二人的脸上都露出奇怪之色。

    田不易和苏茹对视一眼,然后说道:“这金光来的突兀,祖师不在,道玄师兄又被祖师罚着守了祠堂。”

    “我得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茹点头道:“你赶紧去吧。”

    说罢,一抹紫光一闪,田不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一旁的田灵儿道:“娘,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金光散出啊。”

    这时,大竹峰上的其他弟子也纷纷朝着这里行来。

    苏茹面色有些凝重,摇头道:“等你爹回来再说吧。”

    ……

    就在田不易前往通天峰的同时,青云门其他六脉也纷纷有异光朝着通天峰的方向飞去。

    ……

    通天峰的某一处客房内。

    周一仙推开窗户,看着那突然亮起的金芒,嘴里嘀咕道:“这个气息......莫非是他回来了?”

    ……

    通天峰,祖师祠堂内。

    道玄突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朝着祠堂外行去。

    祠堂外的万剑一此刻正双手拄着手中的扫把,抬头朝着幻月古洞的方向看去。

    “怎么回事?”

    道玄看着那万丈金芒道。

    万剑一道:“应该是祖师弄出来的动静。”

    道玄看着那万丈金芒,眼中满是惊疑道:“莫非祖师是把西方大沼泽里的那件异宝给拿回来了?”

    “不然的话,如何能闹出这般大的动静。”

    万剑一道:“也许吧,祖师的神通不是你我能看清楚的。”

    道玄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落寞,转身朝着祠堂内行去。

    ……

    与此同时,青云山百里外的河阳城中,有不少人也看到了青云山上绽放出的这万丈金芒。

    ……

    幻月古洞当中,6凤秋双眼依旧闭合着。

    “道常在,真我也常在。”

    “我的大道就在我的脚下。”

    “不论岁月如何流转,不论时光如何流逝,我都是我。”

    “大道无所不在,我......无所不在。”

    “这便是我之真我。”

    “九转合道,原来如此......”

    “这是我合道的第一转,以天地为炉,阴阳为药。“

    “无心于虚空,做到本体虚空,并安本体于虚空中,得先天虚无之阳神,合于遍布万化、无所不在的大道,从而出现“百千万亿化身”。“

    6凤秋感悟至此,领悟到了九转合道的真意,终于踏出了炼化本真大道的第一步。

    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神识念头,在这一瞬间全部回归。

    五卷天书尽数融合,混沌一体。

    然而,天地有缺,天书亦有缺。

    天书造化神奇,必须懂得此方天地本真,方才能进一步推演出其他几卷天书。

    先前6凤秋的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神识念头,遍布天上地下,观遍万物。

    看到了西方大沼泽,也看到南疆十万大山。

    也看到了魔教圣地,还有魔教三大派的总坛。

    他还瞅了瞅天音寺和焚香谷。

    推演天书不是一件简单是事情,需要耗费十足的心神与精力。

    6凤秋这一推演,便不知过去了多久。

    ……

    青云山上,金光依旧。

    祖师祠堂前,万剑一不用抬头都知道金光还未消散。

    ……

    大竹峰上,田不易起了个大早,站在山头看着通天峰方向,眼中多多少少有些疑虑。

    苏茹站在一旁,道:“这是第几天了?”

    田不易道:“第十天了。”

    苏茹道:“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右眼皮老跳个没完,好像觉得要生什么大事似的。”

    田不易道:“疑神疑鬼的,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

    苏茹摇了摇头,道:“希望祖师能顺利出关吧。”

    就在这时,田灵儿跑过来,喊道:“爹,娘,不好了,大师兄回来了,大师兄受伤了!”

    ……

    朝阳峰上,商正梁和天云道人正坐在山头的凉亭说着话。

    天云道人不时回望一眼通天峰方向,然后说道:“当年青叶祖师在幻月洞府闭关十三年,整理前辈祖师传下的道法,领悟无名古卷,创下四式镇山奇术,当时也没有这等威势卓绝的金光散出吧。”

    商正梁道:“是啊,如今青云祖师在幻月古洞闭关,也不知祖师在参悟什么无上神通。”

    天云道人道:“这已经是第十天了,十日金光不散,站在二百里外的河阳城都能看清楚,如今山下都传的沸沸扬扬,说咱青云门出了千年异宝。”

    商正梁闻言,呵呵笑道:“祖师爷功参造化,寿两千余载,可比千年异宝厉害多了。”

    天云道人却是说道:“祖师爷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恐怕很快咱们青云山就会有不少人来拜山咯。”

    商正梁道:“那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到时候天音寺和焚香谷肯定会来人一探究竟,这几年天音寺和焚香谷往来频繁,偏偏把咱们青云门给落在外面,你说这两家想做什么?“

    天云道人道:“能做什么,估计在商量着怎么联起手来对付我青云呢吧。”

    商正梁道:“好歹大家都是正道中人,希望他们两家别做的太过了吧。”

    ……

    半个月之后。

    幻月古洞之中。

    6凤秋缓缓睁开了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清气。

    耗费十五日光景,他终于将天书推演到了第八卷。

    他感觉到了天书还应该有第九卷。

    只是,终究是觉得少了点什么,而这最后的关窍,应该和南疆的巫术有关,那是涉及到关于鬼道的一些东西。

    再继续推演,也是徒劳,唯有将这其中关窍搞清楚,方才能继续。

    索性,6凤秋也便收了功。

    这一次闭关,收获很大,不止是将天书推演到了第八卷,最重要的是还开始了九转合道的第一转。

    6凤秋走出幻月古洞,飞身而下,朝着玉清殿飞去。

    算一算时日,南疆的那兽妖也快复活了,他要想推演出天书第九卷,恐怕还得从这兽妖口中得知关于复活之术的一些东西。

    此时,青云山上笼罩了十五日的金光终于退散。

    青云山各脉座,在看到金光消散的同时,纷纷朝着通天峰飞去。

    ……

    就在6凤秋刚刚出关之时,青云山有金光异象绽放一事也已经轰传天下。

    很多人闻风而动,开始朝着青云山靠拢。

    鬼王宗总坛,狐岐山。

    碧瑶和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男子站在亭间的某处,幽姬远远的站在一旁。

    “先生,大沼泽之行我们收获不多,联合万毒门和我鬼王宗两家之力,居然也奈何不得那些青云门弟子,只是伤了他们,并未要了他们的命。”

    “不过短短十年,青云门的这些年轻弟子已然能独当一面,着实厉害的很。”

    “如今,青云山又有金光现世,恐怕那大沼泽中的异宝已然是到了青云子的手中。”

    那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男子是鬼王宗客卿,鬼先生。

    鬼王宗宗主万人往死了之后,这鬼先生一直未离去,反而一直在相助碧瑶。

    鬼先生道:“据我所知,那黄鸟也已经被青云子带回了青云山。”

    “要启动四灵阵,黄鸟必不可缺,看来青云山,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如今,青云山有金光现世的消息已经轰传天下。”

    “几日前,我听说青云门的两名弟子大闹天音寺,将普智和尚的尸身给当场带走,气的天音寺的普泓老和尚差点将那二人给毙掉。”

    “不过,听说那二人道法惊人,竟然硬生生的闯出了天音寺。”

    “现在,这事传的沸沸扬扬的。”

    “天音寺已经传信了焚香谷,邀请焚香谷的谷主还有一众正道中人一起前去青云门,虽然名义上可能是为了向青云门道贺,恭喜青云门得了异宝,其实应该是想当着这诸多正道人士的面向青云子讨个说法。”

    “自青云门由青云子重新掌管之后,青云门的实力暴涨,让天音寺和焚香谷惴惴不安。”

    “三家之间的平衡已经打破,再加上那两名青云弟子大闹天音寺,恐怕这一次天音寺和焚香谷不会善罢甘休,定然是要折一折青云门这正道魁的面子。”

    “只要这三家产生了隔阂,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而咱们要做的便是煽风点火,煽动这些正道中人的怒火,然后再火中取栗。”

    碧瑶摇头道:“还不够,仅仅是这些,不足以撼动青云门和天音寺的关系。”

    “顶多,也就是生些小矛盾而已。”

    “除非,能有大乱,我们才有火中取栗的机会。”

    鬼先生高深莫测的说道:“大乱,或许也很快就要降临了。”

    碧瑶道:“哦?乱从何来?”

    鬼先生道:“我刚刚从南疆回来,南疆十万大山之中有个恐怖的东西复活了。”

    碧瑶道蹙眉:“南疆?”

    鬼先生道:“没错,此物集天地间至凶戾气于一身,我们也要早做准备了。”

    碧瑶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和万毒门合兵一处。”

    说到这里,碧瑶朝着幽姬那边说道:“幽姨,三日之后,便是我和秦无炎的大婚之日,你快些去操办准备吧。”

    那远处的幽姬一听,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只说道:“知道了,宗主。”

    ……

    夕阳西下时,离青云山不远的河阳城内。

    一家名为山海苑的客栈中。

    三楼贵宾厅里,张小凡和林惊羽坐在人坐在靠窗的一张小桌上,二人相视一眼,神情各异。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