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何日请长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唠叨的老母亲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爸,妈,我回来了!”

    在大钟寺旁边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唐子风掏钥匙打开一套单元房的门,大声地对着屋里喊着。

    “子风回来了!”

    母亲许桂香从卧室跑出来,欣喜地喊道。她忙不迭地给唐子风拿拖鞋,又接过他手里并不沉重的行李,同时嗔怪地抱怨道:“怎么又不提前打个电话回来,弄得家里都没啥吃的。对了,你爸到公司去了,中午不回来呢。”

    唐子风笑道:“我就是故意不打电话回来,以便检查一下你和爸平时都在吃什么。妈,咱们家现在好歹也算是有钱人家了,你和爸平时别太节省,就算我和子妍不在家,你们也应该吃得好一点的。”

    “我们平时吃得好着呢!”许桂香说,“你爸负责买菜,每天不是肉就是鱼,一星期起码买一只鸡回来吃。你说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吃什么鸡啊!”

    “哈!”唐子风笑道,“一星期吃一只鸡算什么,爸喜欢吃,就买给他吃就是了,公司现在一天赚的钱,够你们二老天天买鸡吃了。”

    “我和你爸怎么就是二老了?”许桂香瞪了唐子风一眼,不悦地说道。

    农村人生孩子早,唐子风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唐林才2o岁,母亲许桂香是19岁。如今,唐子风25岁,唐林45岁,许桂香44岁,照高校里的标准,他俩都是属于可以申报“青年教师奖”的,被称为“二老”的确是有些不中听。

    过去在农村的时候,许桂香倒也不在乎别人说她老,与她同龄的妇女抱孙子的都已经不少了。可自从来到京城,许桂香的观念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现周围那些岁数比她大得多的人,还穿得花里忽哨的,到处扮粉嫩新人。

    女人都有那么一点争强好胜之心,许桂香察觉到自己与周边的城里人在装束、气质上存在差异的时候,就开始刻意地改变自己了。唐子风前几次回京城探亲的时候,注意到母亲正在努力地学习城里人的打扮,却因缺乏名师指点,弄得颇有一些不伦不类。他于是假托唐子妍的名义,请来肖文珺担任许桂香的服装顾问。

    肖文珺是企业子弟,属于城里人的范畴。楚天17所是军工单位,人员来自于五湖四海,还有不少海归,生活方式上还是比较时尚的。肖文珺从小在自己母亲身边耳濡目染,对于中年妇女该如何打扮颇有一些心得。

    有她的指点,再加上一个不差钱的唐子风作为后盾,许桂香全身上下的服饰都换了个遍,甚至还拥有了两个低调奢华的进口名牌包包,走出门去与高校里那些知识女性也没什么差异了。当然,这是在她没开口说话的前提下,她那口标准的东叶口音,实在不是三两天就能够改变过来的。

    依唐子风的愚见,老爹唐林也应当重新包装一下,4o来岁的男人,打扮一下还是颇有魅力的。他最初向许桂香谈到这个计划的时候,许桂香极为赞同,错就错在唐子风嘴欠,来了一句“以老爸的相貌,打扮打扮找个2o来岁的大姑娘也没问题”,许桂香闻言脸色大变,当即就把已经制订好的计划撕巴撕巴扔进垃圾桶了。

    于是,唐林就只好保持着在农村时候的本色,充其量就是置办了一身不太得体的西装,以便上班的时候不会被公司的新员工们错认成外聘的保洁。

    “子风啊,上一届‘五三’的销售统计做出来了,公司利润有37oo多万!你说,你和梓杰做的事情,不犯法吧?”

    许桂香从冰箱里拿了些冻水饺,进了厨房,一边给唐子风煮饺子,一边与唐子风聊着闲事。

    按照唐子风与王梓杰的设计,唐林和王梓杰的父亲王崇寿一个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另一个担任总经理兼副董事长,其实就是合作管理。至于许桂香和王梓杰的母亲,则分管公司的后勤和行政,也属于公司高管之列。

    许桂香原本只是一个农村妇女,名义上是初中毕业,但水平仅限于会做四则运算,连解方程都没学过。到公司任职之后,为了帮儿子守住这份产业,许桂香努力学习,如今也懂一些财务会计方面的常识了,说起公司的利润啥的,并不觉得陌生。

    唐、王两家的“四老”初到京城时,听唐子风和王梓杰介绍公司的经营情况,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原先就知道儿子在京城开公司,赚了点钱,却怎么也想不到公司的利润居然是以千万计算的。要知道,他们在农村种田,辛苦一年也就能赚到三四千块钱,而儿子们却能够赚到三四千万。

    四位老人的第一念头都是儿子是不是干了什么犯法的事情,经过再三确认,又经过这一段时间亲身参与公司管理和经营,他们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一点。此时许桂香向唐子风问,也不过是老母亲的习惯性唠叨而已,其中担心的成分甚至不及得意的成分。

    “这点利润算什么?”唐子风轻描淡写地说,“过个十几年,3ooo多万想买一套咱们现在住的这种房子,都不一定能够买得到。回头咱们囤上十几二十套房,以后你们二老光收房租都能收得手软。”

    “囤什么房!”说起房的事情,许桂香就气不打一处来,“家里盖了新房子,我们还没住上几天,就搬到京城来了。早知道要在京城买房,咱们还在老家盖房子干什么?”

    “放着啊,以后回乡下度假也用得上吧?”唐子风说,“不过在京城多买几套房子是很必要的,趁着现在价钱便宜,而且还不限购。以后买房的人多了,一家规定只能买两套,外地人还买不了。”

    许桂香显然对于这种预言没什么兴趣,她看着唐子风说道:“买不买房倒无所谓,你和文珺的关系怎么样了?家里这么大,你们真要结了婚,也用不着搬出去住吧?住到家里,我们还能给你们带孩子。”

    “你和我爸不会已经商量过轮流接送孙子上中学的事情了吧?”唐子风笑道,“这都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人家肖文珺现在是清华博士,我是东叶一个工厂里抡管钳的,人家能不能看上我还两说呢,你们居然就能想到结婚的事情上去,这也太前了吧?”

    许桂香知道儿子到城里读书之后就染上了胡说八道的毛病,她也不去批驳,而是自顾自地说:“我觉得这姑娘不错,学历高,长得又漂亮,家里还是高级知识分子,有教养。你看,我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她也不嫌弃我……”

    “她敢!”唐子风立马就变了脸,牛烘烘地说,“反了她了,还敢瞧不起我娘。把我惹急了,连她爹一块收拾了。”

    “说什么呢!”许桂香立马就给了儿子一巴掌,拍在唐子风的后脑勺上,“你不说文珺她爸是什么军工单位的总工吗,你敢这样乱说?”

    “总工乍了?”唐子风说,“老肖两口子在五朗市区买了一套大房子,用的钱就是我帮他女儿赚的。吃水不忘挖井人,他不送个女儿给我,说得过去吗?”

    “这么说,你和文珺已经确定关系了?”许桂香眼睛一亮。

    “没有!”唐子风断然否认,“我和她就是合作关系而已,甲方乙方,你明白吧?”

    “什么甲方乙方,我跟你说,你可不许到处花花草草的,定下是谁就是谁,不能脚踩两只船,知不知道?咱们家现在虽然有点钱了,也得对人家姑娘负责。你不在京城的时候,文珺有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问我们生活上有没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说有麻烦就跟她讲,不用客气。你说说看,人家如果对你没意思,会这样做吗?”许桂香说。

    “还有这事?”唐子风有些意外,想了想,又说:“这丫头倒一向是个热心人。到我那里去住了几天,就跟我那个小保姆混得铁熟,现在还经常给她寄参考资料。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离开京城的时候,交代过她照顾你们,所以她时不时给你们打个电话,也就是完成个任务而已。”

    许桂香对于儿子的解释很是不满,但也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或许年轻人之间的那点事情,不愿意让老人知道……

    咦,自己为什么要觉得自己是老人呢?我明明不老的好吧!

    “子风,你这次回京城,能住几天?”

    许桂香把煮好的饺子盛出来,交给唐子风,然后与唐子风一道回到餐厅,看着唐子风坐下吃饺子,自己站在一旁问道。

    唐子风吃着饺子,含含糊糊地说:“两三天吧,在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许桂香说:“那你会去找文珺吗?”

    唐子风说:“当然要去找……,妈,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去找她,跟搞对象没一点关系,我托她给我们设计了一个新产品,她给我打电话说还有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我是去跟她讨论新产品设计的。”

    “嗯嗯,讨论啥都行。”许桂香说,“你什么时候去,提前跟我说一句,我做点好吃的,你带给她……”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