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渔人传说

章节目录 第一七九章 训练场较技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五公里越野、单双杠练习、四百米障碍、手榴弹投掷等训练,无疑是每个参军服役的新兵,都必须经历的训练科目。每晚体能训练,更是在操场泼洒汗水。

    难得有机会登上南大礁,感受着熟悉且亲切的环境及训练气氛,重叙战友情的庄海洋一行,也难得有机会重温军旅的生活。有些东西,那怕时间再长也难以忘记。

    做为昔日6战队的一员,庄海洋对于单杠练习自然不陌生。曾几何时,在新兵连训练引体向上,还被班长训斥过一番,就因为引体向上的个数不达标。

    那种拉不上去,被班长盯着还不敢下,只能吊在单杠上坚持的痛苦,现在回想起来,庄海洋觉得脸红之余,还是觉得很怀念。有些东西,或许真的失去方知珍惜吧!

    站在单杠下,庄海洋也笑着道:“军哥,看好了!兄弟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这单杠小王子的封号,今天怕是要飞了!”

    听着庄海洋的调侃,朱军红也笑着道:“嗯,开始你的表演!”

    虽然今晚众人酒喝了不少,只是考虑到在军营不便过多饮酒,以至所有人都有所控制。至于同样登礁的周洋,更是滴酒未沾,因为他说晚上要开船。

    即便海上没人查酒驾,可做为船长的周洋,还是觉得应该负起船长的责任来。在这种情况下,其它老船员也没喝多少。真要说喝了不少,想必还是刀斌。

    考虑到陈志均身为礁长,庄海洋等人跟其意思了一下,并未跟其拼酒。好在刀斌北方人,酒量一直都不错。而且晚上喝的白酒也不错,他自我感觉还能再喝。

    在众人的注视下,庄海洋搓了搓手曲腿上跳,很顺利握住了单杠。早年在部队,他能玩到六练习,七跟八练习还是显得有些吃力。

    而现在,庄海洋自然没问题,他的身体素质在这不到一年时间里,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结果很显然,一至六练习下来,庄海洋都显得游刃有余。

    看到顺利完成六练习的庄海洋,站在旁边观看的陈志均,很是惊讶道:“小庄,可以啊!如果我没记错,你小子当年在连队,单杠练习都没玩的这么溜吧?”

    “陈排,今时不同往日嘛!军子,看好了!看看剩下的两个练习,有没有你当年的风采。”

    伴随庄海洋重新上杠,开始在单杠上三百六十度飞舞旋转,动作标准且不说,挂在单杠上的庄海洋,更是玩起大风车一般。这一幕,令旁边训练的战士也为之侧目。

    刚结束体能训练的战士,很清楚七跟八练习的难度,非常意外般道:“那些人,都是刀排的老战友吧?真没想到,退伍了单杠还玩的这么牛!”

    负责组织训练的班长,听着手下战士说出的话,也很直接的道:“你们知道什么?别忘了,刀排长调到我们南大礁之前,可是在6战队服役的。”

    “哇,厉害!这单杠的水平,确实很牛啊!”

    望着标准下杠一脸得瑟的庄海洋,站在旁边的朱军红也鼓掌道:“不错!小庄,可以啊!几年不见,你这单杠水平,终于有哥当年几分风采了。”

    此话一出,众人也是哈哈大笑,庄海洋更是笑骂道:“你小子,要脸不?”

    玩过单杠,庄海洋一行又来到四百米障碍场。看到设置在训练场的障碍物,庄海洋也很意外道:“老刀班长,这四百米障碍,跟我们老部队好像有些不一样啊!”

    “很正常!6军的四百米障碍,跟咱们也不一样呢!地形不同,兵种不同,训练的科目自然也会有所不同。可大体上,还是都差不多的。”

    点点头的庄海洋,走到高低台前,笑着道:“班长,还记得当年刚学跑四百米障碍,你踹我那一脚吗?就是因为这个障碍物,我老是翻不上去。”

    听着庄海洋的询问,王言明也笑着道:“咋嘀?记仇,翻旧帐吗?踹你一脚,后来不就会上了?你小子怎么教都不会,那只能来点暴力手段了。”

    刚分配到6战队时,庄海洋的训练水平自然不怎么出色。做为他的班长,王言明也没少花心思调教。现在回想起这些,王言明也觉得心里蛮自豪。

    看到有些跃跃欲试的庄海洋,站在旁边的陈志均也笑着道:“小庄,想玩玩?”

    “可以啊!不过,没关系吗?”

    “有什么关系!我们这边跟内6部队不一样,碰上军事大比武,也会组织夜训科目。你要真有兴趣,可以试一试。我看你小子的身体素质,比在部队都强啊!”

    面对陈志均的夸奖,庄海洋也没谦虚的道:“事实上,当年退伍之后,我一直都没停下过训练。长跑、游泳、潜水都在坚持,那怕现在也一样。

    刚退伍那会,我进了一家珍珠养殖场,在那里当潜水员。担心工作时间长,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我私下也有坚持锻炼的习惯。回老家后,更是没事就泡在海里。”

    “确实!训练,坚持很重要。刀斌,让人把训练场的大灯打开,让你手下的班长,先给小庄他们演示一下。先前那帮家伙,也一直盯着这边呢!”

    “是!”

    随着陈志均也来了一丝兴趣,庄海洋一行反倒有了压力。好在庄海洋很快道:“排长,看你这架式,打算让我虐一下你手下的兵。虐哭了,不会有意见吧?”

    “哟嗬,你小子口气还真不小。我陈志均带的兵,可不是那么好虐的哦!你要真有这本事,等下次我休假,一定找你喝酒。”

    “那咱们就说定了!不过,先让我适应一下,总没问题吧?”

    “可以!刀斌带的那个排,训练水平在全礁也数一数二,你要真有这能力,我乐见其成!”

    伴随训练场的大灯被点亮,穿着一身海军迷彩却没肩章的庄海洋,也开始逐个熟悉这些障碍。反观王言明等人虽然有兴趣,却也知道长时间没训练,真比不了这些现役的。

    等刀斌叫来手下的三个班长,让其中一人示范了一遍,庄海洋也很认可的道:“老刀班长,看来你这练兵的水平没下降啊!行,先让我跑一圈,如何?”

    “行啊!我怎么觉得,你小子今天过来是踢场子的啊!”

    听着刀斌说出的话,王言明等人也是哈哈大笑,唯有庄海洋一脸坦然道:“老刀班长,没办法啊!回想当年被你虐的日子,我真的很想找回场子啊!”

    说着话的庄海洋,心里却更多希望借这个训练场,检验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究竟比当年在部队强了多少。实际上,刚退伍那几年,他身体素质比不了在部队的时候。

    眼下敢于挑战,更多也是缘于接触修行后,身体素质生变化,让他觉得有底气。别的且不说,就拿五公里负重越野,庄海洋相信回老部队也无人能及。

    反观四百米障碍,除了需要爆力跟耐力之后,也考验跑障碍的战士敏捷度。难得有机会体验一回,庄海洋也不介意展示一下,让其它人知道他的厉害。

    军队,自古以来便信奉于强者!在军队,强者也会受到更多尊重!

    试着跑了一圈,掐着秒表的刀斌很是意外道:“可以啊!两分二十秒,及格了!”

    “切!老刀班长,你这嘴跟当年一样,动不动吐刀子啊!别以为我刚才没听到,你手下的班长,有人能跑进一分四十秒吧?你当年,还跑出一分三十五秒过吧?”

    “哟嗬!你小子,这记性不错啊!向武,出列!”

    “到!”

    伴随刀斌叫出本排的一名班长,这名肩配士官衔的班长,也很干脆的走出队伍。做为刀斌排,四百米障碍成绩最好的班长,他也猜出刀斌想做什么。

    果不其然,刀斌指着他道:“小庄,这是我手下跑障碍最厉害的班长,也是全礁成绩最好的老兵。别说我欺负你,等下就由他,代表我跟你跑一圈,如何?”

    一听这话,站在旁边看戏的朱军红也大笑道:“小庄,看来你把刀班长惹毛了!”

    “嗯,刀班长脾气还是老样子,动不动就虐人玩啊!”

    唯有庄海洋依旧笑呵呵的道:“行啊!老刀班长,你别忘了,我也是6战队出来的。今天,我要为捍卫6战队退役老兵的荣誉,跟你手下的兵好好比一场。”

    伴随庄海洋很痛快接招,看戏的众人似乎也来了兴趣。那怕先前组织体能训练的军官,也开始过来看热闹。这些军官都知道,庄海洋一行是6战队退役的。

    跟守礁部队相比,6战队无疑是海军麾下最为精锐的突击跟机动部队。在这些军官看来,能让守礁的战士,看看6战队退役老兵的实力,也能激励一下礁上的官兵。

    凡事就怕比较,天天守在礁上,服役的战士能参加对比的对象,更多都是身边的战友。可参照目标扩大到其它部队,才会知道什么叫‘强中自有强中手’!

    一场友谊赛,演变成训练场较技。王言明等人觉得,这下庄海洋怕是真要被虐了。可看到站在起跑线的庄海洋一脸平静,他们突然觉得这场较量鹿死谁手,或许真的未尝可知!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