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逼婚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答不答应吧?”吕不韦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接着做出扭头就走之态。

    解大梁之围简单,可短期之内筹集数十万人的口粮却是棘之事。

    秦梦新得的现粮都被运往了江南粮库,远水不解近渴。

    若是相求齐王建,秦梦思虑,他多半也会答应,可齐国官僚作风顽固,还有齐相后胜的阻挠,即便齐王建拿大钺监工,没个十天半月运不到大梁。那时候不知又有多少人沦为了饭羹?

    秦梦等不及,只能求助吕不韦!秦梦曾担忧吕不韦不答应,不就是大梁出了一档子以人为粮的丑闻,记载史册上的人吃人事情可多了去,即便人间海L滔天又和他吕不韦有何关系呢?

    秦梦未曾想到吕不韦很痛快的就答应了相见,更为曾想到竟然提出这样一个条件。

    秦梦向吕不韦一揖到地神情恭谨的说道“吕公这不是在和小子谈买卖,倒很像在托孤!”

    吕不韦依旧神情庄重的望着秦梦,冷冷问道“老夫就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秦梦错愕了,这对于旁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个条件,可是却难为住了自己。虽穿越而来日久,可心里还是不好接受这时代不分年龄不分辈分的嫁娶,更接受不了不把nv人当人的J易婚姻。

    论关系吕S是兄弟吕季之子,吕季效忠自己而死,自己为此觉得亏欠吕S。母亲芈姒又曾和自己关系至密,数次出相助。他们的孙nv嫁给自己,如此一来,自己辈分就矮了两辈。吕S这小子岂不就成了自己的老丈人?

    秦梦也唧唧歪歪找理由道“能不能这样?得到孙nv子成年,咱们再商妥此事?整日明枪暗箭的,小子真怕活不到孙nv子成年人那天!”

    “秦子,你就给老夫一个痛快话,答不答应吧!”吕不韦再次一本正经的盯着自己道。

    “难道非要这个条件?小子至今没有子嗣,可是绝户命啊?将孙nv子嫁给我,吕公有和图呢?”秦梦一脸苦涩的问道。

    “不要问那么多,老夫就问你答不答应?”吕不韦咬牙切齿B问秦梦道。

    对于此时的门阀大家来说,一个nv儿实在没有地位,送出去,嫁出去,也就如同一件物什,命运全凭家主摆弄。

    吕不韦看到秦梦还在犹豫,挪动了步履,再次B问道“若是不好决定,老夫就去睡觉了!你什么时候想明白,我什么时候为你筹措粮食!”

    吕不韦深居简出,实在不好联系,大梁百姓还在倒悬之,一时一刻都耽搁不起,再说自己也不吃亏,若是吕不韦真若是托孤之意,自己也得答应啊!

    “我答应就是!”秦梦长吁了一口气说道。

    “好!”吕不韦豪迈的大喊一声,满意的点头,便拄着拐棍趔趄的向吕家庄门走去,渐渐消失进了夜幕了。

    不多时传来了吕不韦兴奋的话声“其他人的话,老夫不信,可秦子所言,老夫视为铭,可长宜子孙……”吕不韦的剧烈咳嗽断了他的话语,良久之后,才又听他说道“秦子敬请放心,十万石粮食,天,老夫也不会食言!天之后,咱们两家在J换聘嫁信物!”

    官道上的火堆渐熄,天地归于混沌,秦梦摇头自笑,再次翻身上马,继续向西奔驰。

    秦梦一行一夜一天疾驰五百里,终于在第二天H昏抵达了大野泽。

    张耳早已得到消息,率领大野泽里的各路豪杰,迎出百里相迎秦梦一行。

    见到大野泽M头的堆积如山的粮食,秦梦不得不佩F临淄首富吕不韦的效率和能量。

    “主公未来,救急粮秣先来!我等兄弟更是对救魏充满了期待!”张耳兴奋的指着大野泽上忙碌装运粮包的景象感叹道。

    秦梦长喟一声,将张耳拉到无人处说道“耳兄实不相瞒,此来并非是为了救魏,而是为了灭魏而来!”

    “啥?”张耳不可置信的望着秦梦质问道。

    “大概兄长还不知大梁城的变故,请过目!”秦梦从怀掏出血书递给张耳,小声嘀咕道“事关我们魏人名节,莫让他人看低,此事不可声张!”

    张耳看完血书之后,颤抖这双,完全呆傻在了原地,喃喃自语道“魏王逆天而行,魏国要亡啊!”

    张耳不愧为张耳,不同一般莽夫,他一眼就看出了此事的严重X。以人为粮,即便大梁不破,可人心却会尽失。

    “耳兄你的当前任务就是尽一切力量,调集船只装运粮食,即日准备运抵大梁城下!”张耳既无异议,秦梦便下令道。

    张耳担忧的问道“向西陶郡尽入秦人之,一路上秦军关卡又甚是多,没有万把儿大军护送,这些粮食如何能运抵大梁城下?”

    “这就是兄弟为何要说此来不是救魏而是灭魏的原由!”秦梦X有成竹的说道。

    “难道是要联合秦军一同灭魏?”张耳诧异的问道。

    “正是!”秦梦点头,盯着张耳问道“不知兄长可否同意?”

    张耳未立即表态,毕竟他是魏人,虽是盗贼但也是魏国之盗。虽时遭魏军剿灭,可在家国危亡之时,依然决然站在了魏国这边,筹措粮食,不惜X命的为大梁运粮!

    “灭魏,我知你一时接受不了,可我目前只想到了这个最快最稳搭救大梁城百姓的法子,若是耳兄有更好的法子,我就依你的计策!”秦梦循循善诱解释道。

    张耳苦笑摇头叹息道“我等为抗秦奔走数十年,到了头来,竟然要亲帮助秦军灭魏,实在是造化戏人!”张耳陡然坚定了神情,一抱拳对秦梦说道“为了信陵公子名节,为了天理良心,仆下谨遵主公驱使!”

    秦梦欣w的拍拍张耳的肩头,说道“好,就让咱们兄弟俩人共同承受灭魏的污名吧!耳兄就此别过,我这就星夜赶往陶邑!”

    秦梦向张耳一拱,便登上了船,进了舱室,倒头就睡了。

    ()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