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火爆天王

第一卷、谁家有男初长成! 第933章、满月(3)!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第933章、满月(3)!

    人生就像是一块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你会错过什么。

    在美国,巧克力通常有十二块或者二十四块,每个都有不同的包装和口味,形状和颜色,以前没有标志,只有拆开放在嘴里品尝了之后才知道个中滋味。

    这是上个世纪最佳电影之一,也是直到现在仍然排在世界百强影史前列的《阿甘正传》里面的一句经典台词。因为那部电影的大受欢迎以及无数次的回放重温,这句台词也经常被人引用过来形容生命的无常以及下一秒未知的惊喜。

    人生道路千万条,幸运的人都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什么是最适合你的?

    幸福感!

    林微笑觉得自己现在就过得不错。或许她会错过很多东西,但是,她现在却拥有了更多更多的惊喜。

    在学校里的时候,她就是播音系的风云人物。播音女王之名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播音主持功力优秀,囊括了学校所有播音主持比赛的奖项以及主持了学校的数场大型活动,还因为她有着极佳的活动组织能力和较之常人更加激烈一些的上进心。

    以前,她希望自己能够站在电视镜头前向所有的电视观众播报新闻。经济或者政治,甚至是娱乐明星音乐八卦。当然,她最感兴趣的还是生活。

    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新闻,才能够让人觉得更有生命。

    这是她的终极梦想。

    她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实现。她是南大播音系最优秀的学生,她有着丰富的积累和渊博的知识,她控场能力强实践经验丰富,如果电视台招人的话,怎么可以把她忽略呢?

    可是,走上社会后她才明白,有时候,能力不重要,关系更重要。

    或者说,知识决定不了命运,态度才行。

    当台里的那位领导一次又一次向她投来猥亵的眼神,一次又一次的向她伸去代表着‘交易’的咸猪手,当他明里暗里的告诉自己只要跟他睡就可以有一个正式的编制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她的心情变得晦暗,理想破灭大半。

    这就是社会的规则吗?

    她没有能力打破,不过,她还有机会逃避。

    当她的男朋友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博取领导的欢心,竟然劝说、威胁甚至用药想要让她牺牲肉体时,她的人生出现了裂痕,她的情感世界彻底的崩溃。

    沮丧、绝望、还有仇恨。

    她没有选择死亡,因为死是最卑微的选择。是向生活和那些不良的规则屈服,是向她的禽兽男友示弱

    她愿意更加坚强的去面对,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坚强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第一次对唐重有印象,是在迎新晚会的舞台上。

    那一天,唐重是全场的焦点,因为那个上台勇敢表白的女孩儿。

    她心疼那个女孩子,心疼的不得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那么漂亮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她站在台上表达自己的感情,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男人忍心拒绝?

    当然,那个时候的唐重叫‘花明’。

    因为秋意寒,所以她关注唐重。

    因为心疼秋意寒,所以她主动和唐重打招呼,嘱咐他好好对待这个女孩子。

    那个时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的命运会有任何的交际。彼此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因为她还有属于自己的爱情。

    是的,那个时候她还坚信她拥有的就是一份完美的爱情。

    唐重救了她,一次又一次。

    当唐重让她辅助苏山执掌锦绣馆的时候,她兴奋的全身都在抖。

    这比真正要让她站在摄像机的镜头前播音还要更加激动一些,虽然她并不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爱这份工作,但是也怕这份工作。

    她的顶头上司是苏山,学校里的传奇女子。

    那个时候,她被人称为‘播音女王’。可是,所有人都清楚,苏山才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女王’。

    没有人在她的名字前加上‘唱歌女王’或者‘绘画女王’之类的词语,她是女王。

    唐重给她的任务是辅助苏山,同时也是监督苏山。唐重没有明说,可是她聪明至此,又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明白?

    她把苏山当成了假想敌,未来一段日子最主要的对手。

    没想到的是,她这一拳打空了,或者说,她那一腔热血付之东流。

    因为苏山不在乎。

    苏山不在乎锦绣,也不在乎她这个助手。

    自从她进入锦绣馆后,苏山就极少再出现在锦绣馆属于她自己的办公室。

    有人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苏山拉着唐重到了黄埔江边的万亩江滩,说我们要把它拿下。

    然后,他们就把它拿下了。

    因为宏大锦绣城项目的成功,锦绣集团一飞冲天。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苏山,如果苏山没有拉着唐重来到那块还是乱葬岗的荒凉江滩,就没有锦绣地产。没有锦绣地产,又怎么可能会有现在如日中天的锦绣集团?

    苏山得到了她想要的,锦绣集团的管理权以及唐氏所有的核心业务。

    当然,除了由秋靖闻掌控秋意寒占据极大股份的ange1。ange1现在已经是世界著名奢侈品品牌,甚至已经开始展自己的附牌。

    她不再仅仅局限在服装领域、珠宝、皮包、香水、化妆品,甚至还和保时捷厂家合作生产豪车。

    有宏大集团的强大背景和渠道支持,有环球影业、华声娱乐、百代娱乐等大批量顶级以及一线明星的代言推广,她在华夏国展迅猛,现在已经成了华夏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奢侈品品牌之一。

    先国内再国外,这是唐重创造这个品牌时就设定好的战略。在秋靖闻这个行动派的用心经营操作下,短短数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一奇迹的扩张和展步伐。

    现在华夏国人日趋富裕,爱面子的人们对奢侈品的需求量与日俱增。ange1品牌正好赶上了最好的时机,从奢侈品领域这块大蛋糕中切下一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苏山觉得锦绣馆的平台太小,但是那个时候的林微笑却觉得这个平台实在太大太大。

    大的她寝食难安,日夜琢磨着到底怎么样才能够让它越来越好越来越好,至少,不能比前任做的差。

    她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现在终于有所成见。

    她可以骄傲的拍着自己越丰满的胸脯对所有人说,锦绣馆是华夏国最大也是全国分店最多的高级会所。没有之一。

    她成功了。

    锦衣玉食、别墅名车、虚假却又让人难以放弃的名望、体面人的尊重,还有内心的满足和充实。

    她没能成为一名光鲜的主持人,但是,她成为让所有主持人都争先采访的对象。

    感谢命运,感谢命运让她认识唐重。

    她的人生在遇到他的那一刻就开始生变化,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她还没有察觉。

    现在,她知道了这一切都有预兆。

    她学会了包容,学会了感恩,也学会了享受幸福的滋味。

    嘎——

    一声刺耳的响声之后,车子急促间停顿了下来。

    正在想着心事的林微笑猛然惊醒,她皱眉问道:“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有人车。”前面的司机小心的说道。

    在司机汇报情况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室的黑衣保镖已经推门下车。

    很快的,他就拖着一个嘴里正骂骂咧咧的眼镜青年走了过来。

    “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们撞了我的车,我还没叫你赔呢。你们凭什么抓我?快放开我——我报警了。我真的报警了?”

    林微笑按下车窗,正要张嘴说话,却和那个男人的眼神对视。

    是他?

    怎么是他?

    那个时候,她以为他们刻骨铭心相爱的男人,她已经决定和她厮守一生的男人——

    他叫什么名字?哦,好像还有些印象。

    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心里却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林微笑摆了摆手,说道:“放了吧。”

    说完,就重新按回了车窗。

    他的伤好了?腿也好了?或许他现在在一家小公司上班,或许他有一个还不错的妻子。那又怎么样呢?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他有他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他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人生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际。

    “开车。不要耽搁时间了。”林微笑说道。

    车子再次动起来。

    眼镜男也看到了端坐在豪车里面的林微笑,他张嘴欲喊,却不出任何声音。

    她和自己,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吧?

    他走到那辆属于公司的破烂车子面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肚子里有一股邪火上升。

    哐!

    他一脚踢在车门上面。

    哐铛——

    破旧的车门掉整个的落下来。

    他傻眼了。

    然后惨叫出声:“我这个月的工资啊——”——

    恨山!

    山还是那座山,山已经不是原来那座山。

    因为国家需要,恨山监狱里面的犯人全都转移到了其它的地方关押。监狱空了,被锦绣集团给出资收购过来。锦绣集团收购的不仅仅是这座恨山监狱,还包括监狱四周的恨山。

    锦绣集团拥有对恨山的开权,可是却并没有对恨山开。

    不过,他们倒是开了恨山监狱。

    如果有已经出狱的犯人想要旧地重游,会现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原来的恨山监狱被全部推倒,在恨山监狱的原址上面建立起来了一个全部由高科技控制的钢铁城堡。

    城堡仿照原来的恨山监狱建造,但是在功能上做了更多的修改。现在又不用关押犯人,还要那么多号房干什么?

    现在的城堡更加的舒适,也更加的坚固。

    据说就是有轰炸机飞到上空投掷炸弹都没办法把这座城堡给炸掉,更何况恨山周围百里的防护措施也不可能让任何有危险的飞机飞到它的上空。

    不错,唐重现在就定居在此。

    他不喜欢燕京的政治化,也不喜欢明珠的过度繁华,他喜欢恨山,喜欢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阳光明媚,宽大的院子里热闹非凡。

    焦南心在给姜可卿‘看病’,因为姜可卿说她最近几天睡觉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小龙,问焦南心这是不是她即将遇到真命天子的预兆,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是小龙呢?

    苏山坐在茶座前泡茶。她刚刚从美国回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就开始亲自动手煮茶来招待客人。

    林回音是苏山的铁杆‘茶粉’,苏山送一杯,她就喝一杯。苏山没送,她也不会主动要。

    张赫本和唐心在院子里玩耍,时不时的听到两人银铃般的悦耳笑声。

    “嘻嘻,真好玩。她在对我笑耶。”唐心指着浴盆里洗澡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喊叫着说道。

    “他是对我笑在对我笑——好好玩哦,这么小就长了个小鸡鸡——我摸摸。我摸摸。”

    “——”唐心就有种想用脑袋撞墙的冲动。

    男孩子不都是一出生就长了个小鸡鸡的吗?如果他没有长——那不就是女孩子了?

    姜可人正在用太阳浴盆给小宝贝洗澡,这种浴盆能够让盆里的水一直保护愠漫,即不会让婴儿受冻,也不会让婴儿烫伤。而且里面的水有强键婴儿体魄的作用。

    听到两个女孩子的对话,说道:“你们俩别捣乱,别把水泼进宝宝眼睛里。”

    “我们才没有捣乱呢。”唐心撅着嘴巴说道。“妈你真偏心。你小时候怎么没这么对我啊?”

    “我小时候就是这么对你的。”姜可人说道。

    “我不信,谁可以作证?”

    “姜可卿可以作证。”

    “那我也不信。小姨当然会帮你了。”

    “——”

    唐重站在阳台上接完电话,走到苏山背后,搂着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今天又有口福了。”

    他用鼻子嗅了嗅,说道:“真香。”

    “不是给你泡的。”苏山说道。

    “我知道。”唐重从苏山手里接过她用过的杯子,把杯子里的茶水一口灌进肚子里,说道:“我去看看宝宝。”

    “你应该去陪意寒。”

    “先看小的,再陪大的。”唐重笑着说道。

    他走到院子里,还没来得及逗宝宝玩玩,就看到一辆森林旅游车缓缓的开了过来。

    车子在院子里停稳,大胡子唐猎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

    他快步跑到后面去打开车门,搀扶着一个老太太下车。

    “外婆,你怎么来了?”唐重小跑着迎了上来。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外婆嗔怪的说道。“我的重孙子满月,我能不来看看吗?”

    “就是。爷爷亲,外公就不亲了?”姜立仁笑呵呵地从车子里面走出来。

    “外公,我是怕路太远,你们坐飞机不适应。”唐重笑着解释。

    “有什么不适应的?我们有哪么老吗?”

    “就是,我老酒鬼能来,老大哥怎么就不能来了?”

    “爷爷——”唐重赶紧和老酒鬼打招呼。

    “接着。”大胡子吩咐了一声,快步朝着姜可人那边走去。

    人还没走到,脸上就已经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小宝贝今天还好吧?”大胡子问。

    “好。”姜可人答道。

    “喝了多少奶?”

    “九十毫升。”

    “是不是太少了些?”

    “昨天也这么多。”

    “他今天比昨天大了一天。应该喝九十五毫升。”

    “——”

    “他今天笑了几次?”

    “——”

    “小宝贝,笑一个。”——

    大胡子把迎宾的工作交给了唐重,唐重也只能接着。谁让他是儿子呢?

    好在姜可卿和苏山她们都在,看到几个老人来,立即就热情的围了过去。

    焦南心林微笑两人围着老太太嘘寒问暧,姜可卿和唐重陪着两个老头子喝茶聊天。

    苏山为他们煮茶,有苏山的茶汤在,两个老头子其实也没功夫和唐重聊天。

    “我梦见一条小龙。”姜可卿小声对唐重说道。

    “这是什么预兆?”

    “我查过周公解梦,说梦见龙角,就会生一个聪明的女儿,要是梦见龙身,就会生一个强壮的儿子——我是不是要怀孕了?”

    唐重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我干的。”

    “你也要有那个胆子干才行啊。”姜可卿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你送给她们的戒指还有没有?”

    “怎么了?”

    “我觉得挺好看的。想要一个玩玩。”

    “那个东西有特殊意义。”

    “你这混蛋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一个戒指吗?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老娘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全都忘记了?”

    “我没说不给——”

    “那就赶紧给。”

    “我是怕——”

    “怕什么?还怕老娘赖上你?你以为你鼻子长鸡鸡就大啊?”

    “——”

    正在这时,唐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笑着说道:“菩提要和大家视频。”

    唐重点了一下手机的接收键,屋子里就立即出现了四块虚拟的大屏幕。

    在屏幕里,一身白衣的董菩提满脸笑容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她看到几位老人在,赶紧打招呼,说道:“外公外婆好,爷爷好——你们身体都好吧?”

    “好。菩提,什么时候回来啊?外公可想你了。”姜立仁笑呵呵地说道。

    “是啊菩提,什么时候带小鲤回来看看。我真是想死这孩子了——”

    “小鲤鱼呢?我们家的小鲤鱼呢?快出来让我看看。”

    “太爷爷——”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出现在镜头里。她穿着小一号的白色瑜伽服,面容和董菩提有七八分相容。脸上有一股子小孩子少见的英气,看起来非常的若人怜爱。

    “小鲤鱼,你只叫太爷爷,怎么不叫太奶奶啊?”外婆想要伸手去摸小孩子的脸,但是伸到一半才想起来,这是虚拟人物,她根本就摸不着。

    “太奶奶——”小姑娘又甜甜的叫了一声。

    “哎——”外婆高兴的答应着。她的眼眶红了,说道:“小鲤鱼,太奶奶想死你了。你快点回来让太奶奶看看好不好?”

    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转身看向身边的董菩提。

    董菩提看到老人难过的样子,心里轻轻叹息,说道:“小鲤也一直吵着说要回去看太奶奶呢。下个月吧——可能下个月就回去。”

    “太好了。”听到董菩提的回答,老头老太太们都高兴坏了。

    “妙语,我们可说好了,下个月就回来。必须要回来。我就在你们家住着不走了,就等着我们小鲤鱼回来。”老太太抹掉眼眶上的眼泪,激动的说道。

    “好。下个月。”董菩提说道。

    唐重一脸慈爱的看着董菩提身边的小女孩儿,说道:“小鲤鱼,最近有没有听妈妈的话?”

    小女孩儿翻了翻白眼,说道:“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

    董菩提咯咯的娇笑出声,说道:“现在知道她有多难带了吗?我以前向你诉苦,你还说我对小孩子没有耐心。”

    “你小时候一定太调皮了。”唐重郁闷的说道。“我小时候傻乎乎的,可不像她这样。”

    “就像你。你别想抵赖。”

    小女孩子很不满意了,嘟嘴说道:“你们俩个总是说这些,烦不烦啊?为什么不能是你们像我啊?”

    “——”

    唐重决定忽略掉这个小妖孽,满脸柔情的看着董菩提,问道:“真的下个月回来?”

    “你说呢?”

    “我说你肯定不会回来。故意骗外婆的对不对?”

    “我偏偏下个月回去。”

    “我就知道我猜不着。”

    “——”

    有一群人盯着,唐重也不好意思和董菩提说太多甜言蜜语。约定了回来的时间,两人就关掉了视频。

    唐重走到院子里,看着自己今天刚刚满月的儿子,说道:“他怎么长这么丑啊?我小时候没这么丑吧?”

    大胡子大怒,说道:“你小时候比他丑。”

    “不可能吧?”唐重惊讶。“那我现在怎么能长成这样?”

    “那是跟我学的。”大胡子护孙心切的说道。

    姜可人站了起来,说道:“我去陪老太太说说话,让宝宝玩一会后就赶紧抱起来。抱起来后要立即裹上毯子,可不能让小孩子冻感冒了。”

    “我知道。”唐重蹲在姜可人让开的位置,伸手摸着小宝宝肉乎乎的小手,说道:“丑点也好,丑人有丑福。”

    “你再说他丑你信不信我揍你?”

    “——我小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对我?”唐重心理很不平衡的说道。这也太宠爱这小子了吧?

    大胡子咧嘴乐了起来,说道:“他是我孙子。”

    “可我是你儿子。”

    大胡子轻蔑地看了唐重一眼,说道:“孙子好。”

    (ps:无节操完本感言在后面,可以不看,最好还是看看。不要钱。)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