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猎魔烹饪手册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我见证,我记录……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巴纳姆行走在漆黑的通道中。

    此刻通道内的电力已经随着之前的爆炸彻底切断,整条走廊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巴纳姆双眼微眯,完全依靠两耳倾听,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着。

    嗖!

    就在他拐过一个走廊时,破空声突然而至。

    巴纳姆一咧嘴。

    壮硕的身躯,灵巧的一挪脚步,手中巨大的狗腿刀,径直向上一撩。

    噗!

    酸臭的液体直接喷散,完整的口器连带着头颅被一分为二。

    这只巨型蜘蛛全身颤抖,锋锐的螯肢四处攀打,将坚硬的水泥地面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细小的坑洞,但是,这些都不管巴纳姆的事情了。

    他早已冲向了通道的深处,手中巨大的狗腿刀,就如同是死神的镰刀一般,快的收割着这处的巨型蜘蛛。

    除去刚一照面就被他干掉的巨型蜘蛛外,这里一共还有三只巨型蜘蛛。

    这些蜘蛛胸腹、螯肢极为坚硬,能够抵挡子弹的射击,但是口器附近却是脆弱不堪,但即使是这样,巴纳姆干掉了剩余的三只巨型蜘蛛后,还是有些喘息的。

    想要躲避这些蜘蛛的螯肢并不简单,要不是他经常被阿拉斯胖揍,恐怕这个时候就完蛋了。

    “感谢‘审判长’大人。”

    巴纳姆这样想着,一手握着狗腿刀,一手摸向了后腰,迅向前一挥。

    下一刻

    轰!

    爆炸声中,火光闪现。

    数个赶来的蜘蛛,挤在对它们来说较为狭窄的通道内,顿时,被手雷的弹片所覆盖。

    听着这些蜘蛛的嘶鸣,巴纳姆冷笑连连。

    通过屏幕,他不仅看到了这些蜘蛛的战斗方式,而且还知道蜘蛛的尸体会引来更多的蜘蛛。

    “还有一波!”

    巴纳姆侧耳倾听着,然后,又是一枚手雷扔出。

    轰!

    手雷的爆炸中,又是数只蜘蛛死亡。

    而巴纳姆则是开始后退了。

    他可不是莽夫!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暂时阻拦这些蜘蛛前进,让4-12街区的平民能够安然进入。

    现在已经做到了,自然该返回了。

    巴纳姆面冲着蜘蛛出现的方向,开始一步一步的后退。

    每后退几步,他就会停下侧耳倾听。

    确认没有声响后,他才会继续后退。

    就这样足足走出了上百米,距离身后的庇护所只剩下不到百米时,巴纳姆微微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根蛛丝无声无息的缠绕在了他的小腿上,没有等巴纳姆反应,这根蛛丝就开始向后一收。

    扑通!

    突如其来的蛛丝,还有上面巨大的力量,令巴纳姆根本没有反应,整个人就被拽倒在地,然后,被拽向了黑暗中。

    惊慌一闪而逝。

    下一刻,巴纳姆就摘下了背上的枪,冲着蛛丝射来的方向扣动着扳机。

    哒哒哒!

    枪火闪烁,为黑暗的通道带来了光芒。

    借着这样的光芒,巴纳姆看清楚了那只射出蛛丝蜘蛛。

    如果说之前汽车大小的蜘蛛足以称得上巨大,但和眼前这只蜷缩着身躯,依旧占据了整个通道,较小的头部,看起来就好像是火车头般的蜘蛛相比,只能算得上是娇小了。

    叮叮叮!

    弹头激射在这只巨型蜘蛛的头部,溅起了一片火星子。

    尤其是口气、复眼附近,被巴纳姆重点关照,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令巴纳姆心底一沉。

    在手中的冲锋枪子弹射光后,巴纳姆没有换弹匣,而是握紧了狗腿刀,另一只手中多出了一枚手雷,他眯着眼看着那黑暗的尽头,全身肌肉绷紧。

    距离越来越近!

    呼吸、呼吸!

    巴纳姆等待着最佳的机会!

    到了!

    当又一次呼吸后,巴纳姆手中的狗腿刀对准蛛丝一挥,手中的手雷向前一扔。

    啪!

    蛛丝一刀二断。

    轰!

    手雷再次爆炸。

    巴纳姆翻滚向后,他没有看爆炸的结果,手中又是两枚手雷扔出。

    轰、轰!

    这是他最后的两枚手雷。

    在手雷炸响的刹那,他爬起来向后就跑。

    但是……

    嗖!

    破空声中,一张蛛网从天而降。

    他就这么的被束缚在了原地。

    不再是蛛丝束缚身躯一部分,这一次的束缚是全身的,仅仅露出了一个头颅,他勉强扭过头向后看去,只见身上还残余一丝火光的巨大蜘蛛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他靠近。

    因为,通道狭窄,对方的行动很慢。

    每前进一步,对方都需要硬生生的挤垮一部分通道才行。

    这对对方来说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九头蛇’构建的庇护所,足够的坚固,而这给了巴纳姆最后的机会

    “所有人进入庇护所!”

    “关好大门!”

    他大吼着,然后,面对着即将来到面前的巨大蜘蛛,他握紧了狗腿刀。

    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

    他告知着自己,狗腿刀一点点的竖起,割裂着蛛网的束缚。

    但是,这种别扭的姿势,令割裂的度,远远不及巨大蜘蛛的前进度。

    在巴纳姆抬起握着狗腿刀的那只手臂的时,巨大的蜘蛛已经冲到了面前。

    身躯不能动单,只有一臂。

    但手中有刀!

    这就足够了!

    “你过来了啊!”

    巴纳姆大吼着,刀尖冲前,他准备给眼前的大家伙致命一击。

    在对方张开口器的时候!

    吱!

    巨大的蜘蛛出了奇特的吼叫声,径直冲着巴纳姆冲来。

    看着那张开的口器,巴纳姆手中的狗腿刀,直接刺出。

    但,

    刺空了!

    巨大的蜘蛛前冲的姿势一滞,令巴纳姆的刀尖距离对方口器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

    这让巴纳姆眉头紧皱。

    然后,下一刻,他就现了不对劲。

    这巨大的蜘蛛似乎不是自行停止的,而是……被人抓住了!

    吱、吱吱!

    巨大蜘蛛的叫声越的惨烈了。

    然后,巴纳姆亲眼看着这巨大蜘蛛急的后退。

    不!

    是被人拽了回去。

    接着

    砰!

    宛如枪声的拳锋破空声,巨大的蜘蛛就这么的被一拳打碎。

    虽然黑暗依旧遮挡着巴纳姆的视野,但是在那拳锋破空声响起的刹那,他身体本能的就颤抖起来,这样本能的直觉告诉着他,来人是谁。

    “‘审判长’大人!”

    巴纳姆惊喜的喊道。

    接着,通道中亮起了光芒。

    阿拉斯开启了随身携带的手电。

    “怎么样?”

    一个豪爽的笑容出现在阿拉斯的脸上,在灯光下分外耀眼。

    “没事。”

    “我不是莽夫。”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巴纳姆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狗腿刀斩开蛛网的束缚。

    不过,阿拉斯明显感觉这样做实在是太慢了,一抬手就抓住巴纳姆的后脖颈。

    然后,一用力。

    刺啦。

    巴纳姆直接就被揪出来。

    “巴纳姆你太瘦弱了,要多出多练,才能够变得强壮。”

    阿拉斯很认真的说道。

    对于自己的朋友,阿拉斯一向是诚恳的。

    巴纳姆看了看自己比常人大腿都粗壮的肱二头肌,又看了看貌似再次长高,他需要仰视的阿拉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刚刚……”

    滴、滴滴。

    “阿拉斯!阿拉斯!你能听到吗?”

    巴纳姆被通讯器打断了,艾特德蒙的声音从中传来。

    “听得到。”

    “阿拉斯马上支援7-1街区。”

    “那里出现了我之前标注的强大‘异常’!”

    “明白!”

    没有任何的犹豫,阿拉斯转身就向外跑去,看着阿拉斯迅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巴纳姆愣了愣,他下意识看着地上被打碎的巨大蜘蛛。

    这都不算是强大‘异常’吗?

    那……‘夜枭法庭’的人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异常’?

    巴纳姆猜测着,神情越的凝重了。

    他捡起枪,转身向着庇护所快步走去。

    他很清楚,地面上既然出现了更加强大的异常,那他这里就不可能再出现‘增援’了,必须要重新调配。

    至少这个街区的庇护所内的平民需要提前转移。

    同时,将这里布置成至少布置出三条防线,以防万一

    以合金大门前为第一条。

    大门后的大厅是第二条

    前往下一个街区的通道是第三条。

    “队长!”

    “刚刚是‘审判长’大人吗?”

    看着返回的巴纳姆,所有‘九头蛇’成员开始问道。

    “嗯。”

    在看到巴纳姆点头后,这些成员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羡慕。

    他们也好像见‘审判长’大人啊。

    传闻中,只要挨‘审判长’大人一拳不死,就能够变强!

    还有,传闻中‘审判长’大人豪迈无双,能够让人感受到真正豪杰的气魄!

    实在是……太让人向往了!

    “好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

    “现在开始,在这里埋地雷!”

    看着周围手下的目光,巴纳姆马上说道。

    他已经决定了,在这次‘战争’结束后,就带着所有手下前往‘jj搏击馆’学习,以前是因为好面子,自认不凡所以没有去。

    而现在?

    他必须要强大。

    不然连他这些手下都保护不了。

    “是,队长。”

    手下们开始行动起来。

    巴纳姆则是抬起头,看向了通道的顶部。

    希望一切都顺利!

    不!

    不用希望!

    一定可以的!

    毕竟,有她在!

    巴纳姆信心十足的想道。

    周围的‘九头蛇’成员,以及地下庇护所内‘九头蛇’成员都是这样想的。

    因为,他们都是阿拉斯用拳头交到的朋友。

    甚至,那些平民们也是这样想的。

    因为,他们通过显示屏,看到了那道高大强壮的身影,横穿整个战场的模样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带着豪迈无双的打击,阿拉斯宛如一个箭头般,直接的冲向了7-1街区。

    没有任何的‘异常’能够阻拦。

    任何阻拦的‘异常’都被打成了粉碎。

    成群的蜘蛛,数量众多的好似爬行生物的‘异常’,而那巨大的两头蛇更是一拳一个。

    十几个呼吸间,阿拉斯就出现在了7-1街区口。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雕像。

    一个高约两米,完全由混泥土、钢筋构造成的雕像,表面上有着类似黄褐色的涂层,代表着面部的地方有着奇奇怪怪的喷漆,而身躯其他部位,也有着单一青色的喷漆,四肢看起来短小,脑袋其大,几乎有着躯干二分之一,再加上圆滚滚的,站在那就好像是一个花生。

    这个雕像看起来有些滑稽、怪诞。

    但是,阿拉斯却一点都不敢小觑。

    艾特德蒙提醒过,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异常’。

    必须要一直盯着对方,不能够挪开视线或者眨眼,不然的话,就会被扭断脖子。

    不过,眼前的雕像,并不是艾特德蒙之前标注的‘异常’。

    阿拉斯眉头一皱。

    相较于,眼前的雕像,她无疑更加担心那个随着燃烧而越变越强的‘异常’。

    如果放任那个‘异常’不管,整个昂城都得完蛋。

    艾特德蒙通过探头看到了阿拉斯的处境。

    “阿拉斯,稍等一下!”

    “我马上派人支援你!”

    艾特德蒙说道。

    雕像虽然危险,但是处理的方式却十分简单,找一队人盯着它看就行,期间几个人来回倒班休息,然后,再将其放入一个坚固的收容间。

    只要不出现意外,眼前的雕像可以说是很安全的。

    “等不了了!”

    “艾特德蒙,你看到那火势了吗?”

    阿拉斯面色凝重的看向了7-1街区内,火光早已亮起,还在不断的蔓延。

    一团火焰正肆意的燃烧着街道两旁的树木、灌木丛、椅子,并且,它在不断的变大。

    更加重要的是,它已经瞄准了加油站。

    没有再停留,阿拉斯直接冲向了街区内。

    而就在阿拉斯与雕像擦肩而过,视线没有停留在雕像的身上时,雕像动了。

    咔吧!

    清脆的骨头扭断声响起。

    “阿拉斯!”

    看到这一幕的艾特德蒙惊呼道,但是,阿拉斯却没有倒下。

    “放心吧!”

    “只是骨头错位,爸爸教过我类似的技巧。”

    “没问题的!”

    带着这样的话语,阿拉斯度越来越快。

    而在这说话期间,她的脖颈被扭断了不下十次。

    那个好像是花生的雕像锲而不舍的跟着阿拉斯,一下一下的扭断阿拉斯的脖颈,然后,阿拉斯毫无所觉的一脚踢开了消防栓。

    噗!

    水柱冲天而起。

    已经来到了加油站前的‘火焰’被逼退。

    然后,阿拉斯冲向了下一个消防栓。

    砰!

    一脚过后,水柱再次出现。

    喷散的水,让‘火焰’抖动不已。

    它直接转换了方向。

    同时,雕像停在了阿拉斯身后。

    它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改变了扭断的动作,变为了勒紧!

    犹如是格斗技中的姿势,它伸出了双手,就要勒住阿拉斯的脖颈,但是阿拉斯几乎是本能的抓住了它的一只手。

    紧跟着,就是一个过肩摔。

    “烦人,别跟着我!”

    一声低喝中,雕像被摔在了柏油马路上,砸出了一个深坑,而且,在雕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阿拉斯上前就是一记大力抽射。

    砰!

    好像是花生一般的雕像直接在半空中翻滚的飞向了远处。

    它脸上的喷漆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

    那是一种雕生疑惑。

    它不解生什么。

    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

    更加重要的是……

    恐怖的气息正在袭来,那是一种极度的压迫。

    紧张感泛起,这令雕像脸上的喷漆更加的变幻莫测。

    它想要改变一下飞行轨迹。

    但是它做不到。

    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距离那个飞射过来的男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

    它看到那个本该是人类的,男人突然张大了嘴。

    那嘴张开后,比鲨鱼的嘴巴都大。

    它的头,好像对准了那个嘴巴。

    接着,半空中的他们相遇了。

    就如同是老鹰扑击麻雀一般。

    虽然两者从模糊的程度比较,体型是相差不大的,但那仅仅是在还没有相遇的前一刻,在相遇的下一刻

    嘎吱、嘎吱。

    清脆的咀嚼声就这么响起了。

    钢筋,杰森不是没有吃过。

    但是夹杂着混泥土,杰森还是第一次吃。

    有点塞牙,还有点拉舌头。

    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略微咸后,是淡淡的甜味,就好像是泡水后的枸杞,回味悠久。

    可惜就和吃甘蔗一样,不能咽下去。

    杰森张嘴将雕像的残渣吐了出来。

    【吞食雕像‘小花生’!】

    【体力、精力大额恢复!】

    【饱食度+33!】

    【饱食度:28o】

    ……

    这些残渣从空中跌落,恰好砸在了一堆由鱼钩、鱼线、针、剪刀等尖锐物体组成的奇怪‘异常’上,这个‘异常’呈现出一个大致的球形,半径有2米多。

    在被雕像的残渣砸中时,直接对着从半空中跃过的杰森抛出了鱼线。

    杰森没有反抗,任由这些鱼线将自己拉到了这个满是尖锐物的球形面前。

    尖锐的鱼钩、针、剪刀刺向了杰森。

    然后……

    没有刺进去。

    叮、叮叮。

    一连串清脆的响声中,杰森裂开嘴,露出了强化过的牙齿。

    淡淡的月光下,那牙齿露出了仿佛是利器的寒芒,尤其是当杰森的嘴巴越张越大时,一种恐怖的氛围开始弥漫。

    那团本该展现自己锋锐,将杰森拖入其中的球形微微一颤。

    它,下意识的就要逃离。

    但是杰森抬手就抓住了它,直接将其往嘴里塞。

    嘎吱、嘎吱。

    咀嚼声再次响起。

    片刻后,残渣再次吐出。

    【吞食锋锐刺团!】

    【体力、精力大额恢复!】

    【饱食度+3o!】

    【饱食度:31o】

    ……

    此刻,杰森的饱食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足足1o3条命,令杰森心中的安全感大增,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呼!

    杰森深吸了口气。

    转过身,他看向了那个丝毫没有打算掩饰自己脚步声的‘人类’。

    从外表上看,对方至少是个人类。

    三十岁左右,黑、灰色瞳孔,拥有橄榄色皮肤,身高和杰森相差不多,健壮程度却有所不如,不过,在对方的全身有着大量的难以描述的玄奥晦涩的图案。

    对方一脸兴奋的看着杰森。

    “强者!”

    “让我们起舞吧!”

    有些含糊的声音,从对方喉咙中传来。

    对方似乎是处于一种不太清醒的模样。

    靠近杰森,仅仅是因为被杰森的气息吸引而来。

    杰森看着对方,鼻翼不住的抽动着。

    他的眼中,同样露出了某种兴奋。

    “好啊!”

    杰森点了点头。

    满身玄奥晦涩花纹的男子在杰森点头后,就从原地消失了,当再次出现时,对方已经站在了杰森的面前,手中多出了一把利刃。

    直直冲着杰森的脖颈砍来。

    杰森抬起手臂。

    铛!

    足以抵挡炸药级别防御手臂,抵挡住了这样的斩击,但是在刀刃的下滑中,一片火星溅起后,刀刃切入了杰森的小臂。

    但是,杰森根本没有理会,他一把抓住了握刀男子的手腕,另一只手握着宽刃短柄砍刀,不管不顾直接砍向了对方的脖颈。

    铛!

    又一柄利刃出现在了对方的手手中,挡在了宽刃短柄砍刀的面前。

    近距离下,杰森可以肯定对方是从某种‘空间’中抽出这柄刀的。

    未知的储存空间?

    杰森心底想着,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歇,就这么用头撞向了对方。

    这个满身玄奥晦涩花纹的男子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昂头就向着杰森撞来。

    砰!

    毫无花俏,两人的头颅撞在了一切,沉默的响声中,两人在反作用力下,向后退去。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杰森的手掌依旧抓着对方的手腕。

    虽然只是刹那间的交手,但是对方消失时的度,却在告诉着杰森,对方比他快!

    一旦对方利用度的优势,双方的战斗必然陷入焦灼,在这种满是‘异常’的战场上,战决才是取胜的关键。

    至于1vs1时?

    杰森同样选择这么做。

    明明能够用最直接的手段去解决敌人,却非要以己止短攻敌之长,杰森饿得神志不清,才会这么做。

    身躯向后,腿部用力,小腿的肌肉绷紧,大腿的肌肉随后支撑着腰部,就如同是一根反射的弹簧,杰森手腕一用力,将对方扯回来,头颅再次的撞向了对方,手中的砍刀则是提防着对方的利刃。

    男子似乎十分喜欢这样的战斗,利刃没有再次攻击,就这么的和杰森撞在了一起。

    砰!

    又一次。

    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砰!

    砰!

    砰!

    两人所处的街道就剩下了这样沉闷的撞击声。

    而且,度越来越快。

    一开始还能够听清楚是一声、两声,到了后来连绵不绝间,就犹如是数人敲击的架子鼓般。

    砰砰砰!

    这样的声音持续了数分钟。

    男子的额头、面容早已塌陷,双眼更是早已粉碎。

    仅剩余战斗的意志在强撑着。

    杰森也是类似,甚至,更惨一点。

    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鼻子了。

    但,杰森不在乎!

    他,天赋异禀!

    仅仅是又一次的呼吸后,承受了‘致命伤’的杰森就直接恢复了原状。

    然后,撞击又来了。

    噗!

    这一次没有了闷响,只剩下宛如西瓜破碎的响声。

    眼前的男子头颅破碎了。

    但尸体没有倒下,残骸以肉眼可见的度变为了一片灰土。

    杰森晃了晃头。

    致命伤可以治疗,但是眩晕感还存在着。

    不过,这并不能够阻止杰森迈步,追寻‘食物’所散出的香味。

    那个男子身上残余着这样的香味,杰森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这个街道的后巷,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岩石立方体。

    看起来有点像是棺材,上面雕刻着未知的图案。

    一条锁链缠绕其上,既像是束缚,又像是保护。

    杰森没有迟疑,走近了‘棺材’。

    而就在他靠近‘棺材’后,一抹异样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

    “我见证,我记录。”

    噗!

    随着这样的声音,一只金属的手掌穿透了杰森的胸膛。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