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壕强大地主

章节目录 32、第 32 章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我们的肉不好吃啊啊啊啊啊!”

    “都给闭嘴混蛋!”燕士奇炸了,愤怒的吼,“老子不是杀人狂也不是食人魔!再哭宰了你们!”

    守卫甲和守卫丙立刻捂住嘴巴,同时伸手捂住中间守卫乙的嘴巴,守卫丁戊己庚辛壬眼白一翻爽快的晕菜了。

    甲乙丙:为什么我们不晕过,哭唧唧。

    燕士奇:“……”

    姥、姥、的。

    吓晕胆小的,留下胆大的。

    守卫甲乙丙哭丧着脸给燕士奇带路,口中嘀嘀咕咕的互相交流:

    “这下完了,孙老爷一定会剁了我们兄弟,我们兄弟光棍三条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呜呜呜好惨。”“对啊好惨。”“上工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呜呜呜好惨。”

    燕士奇在后面阴沉沉的说:“砍了你们。”

    三人闭嘴。

    “孙达和县令是什么关系?”

    守卫甲:“唔唔唔。”

    “说?人?话。”

    守卫甲吭哧吭哧的小声说:“孙老爷是县太爷的小舅子,替县太爷管着三羊县。孙老爷十分有钱,县城里所有的生意都归孙老爷管,他还养有私兵,衙差和我们这些守卫的月钱也都是孙老爷出的,所以没有人敢不听孙老爷的话。”

    “你知道的挺清楚。”

    “小小小的都是瞎猜的。”守卫甲连忙解释,“孙老爷和县太爷的事情小的绝对没有参与!”

    “真的真的!”守卫乙和守卫丙很有兄弟义气,忍着害怕鼓起勇气为守卫甲解释,“我们三个今天是第一天上工,孙老爷和县太爷干得那些坏事跟我们没关系!”

    燕士奇:“……你们知道的也挺多,我还什么都没问。”

    守卫甲乙丙:“……”

    蠢不蠢呐。

    哭。

    三个人蔫头耷脑,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我们真的是猜的。”守卫丙弱弱的辩解,“李甲以前是探事人,最善通过抽丝剥茧追查真相。”

    所以守卫甲的大名是李甲?

    燕士奇:“探事人?侦探?查案的?”

    “不敢不敢。”守卫甲……也就是李甲谦虚道,“我们不过是小打小闹,帮街坊邻居找找东西,抓抓奸什么的。老王就爱吹我的牛皮,嘿嘿。”

    你的“嘿嘿”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提到自己擅长的事情,李甲甚至忘记了对燕士奇的恐惧之心,胆子也变得大起来。

    “他姓王?叫什么?”燕士奇问的是守卫丙。

    守卫乙小声插嘴:“他叫王饼子,我叫张孝义。”

    居然真的是甲乙丙。

    燕士奇:“……”

    他无语了一下,想到三人刚刚告诉自己的内容,和风雨兄弟的情报对得上,但比风雨兄弟的更加详尽。

    燕士奇脸色沉下来,眉宇之间透着浓浓的戾气和煞气。

    人渣败类都给老子下地狱去吧。

    ……

    没多久四个人到了孙达的豪宅之外。

    “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呆着,等我回来。”燕士奇抬头盯着孙府的大门,没有回头,阴森冰寒的声音让兄弟三个忍不住汗毛倒竖。

    三人的声音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十分恐怖,比在城门威胁他们的时候更加让人喘不过气。

    这种压力并非是之前感受到的那种一个人身上散发的气势和气场造成的,比起这种玄而又玄的无形的东西,更像是另外一种古怪的具有实质但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李甲太阳穴的筋脉一抽一抽的跳动着,裸露在外的皮肤微微刺痛,身体沉重,手臂完全抬不起来,呼吸困难。

    他艰难的转动眼珠子,用余光观察老王和小张,他们两个八成出现了一样的症状。

    不是错觉。

    李甲盯着男人的背影,随着双方距离拉开,压在身上的无形重量和刺痛感都在减轻,疯狂跳动的太阳穴也慢慢缓和着……难道这是传闻中武者具备的某种外放的力量吗?

    万籁俱寂。

    人们还在酣眠的凌晨,占据了一整条街道的孙府豪宅发出轰然的巨大声响。

    甲乙丙三兄弟瘫坐在地上,死死盯着孙府大门的巨大豁口,表情震惊到空白。

    这他x的是个什么怪物啊。

    孙府内犹如遭遇强盗团伙打家劫舍烧杀抢掠,嘈杂惊慌的人声中一盏盏灯火亮起,房塌墙倒,打在高大树木上晃动的光影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像一张凶残狰狞的恶魔面孔……

    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那个男人。

    哥仨咽了咽口水。

    错觉吧。

    “我刚才就想问了。”王饼子咯吱咯吱扭头,盯着李甲,“你是故意透露那些内容的吧?”

    李甲表情呆滞,喃喃道:“我就想着,他看起来像个恶霸,但收留了孙达到处找的余家小姐跟小长工,还特意回来找掉队的小孩和狗,肯定不是什么坏人。咱们跟他合计合计,说不定愿意帮忙扳倒孙达这个真恶霸……”

    张孝义眼神发直,虚弱的问:“那你料到这个了吗?”

    三人沉默了。

    孙达做梦都想不到,他养的两百个家丁护卫都挡不住一个人。

    前脚才被慌慌张张的管家告知有个人闯了进来,衣服都没穿好,那个人后脚就突破了重重防守,打到了这座院子。

    满地横七竖八哀嚎的打手。

    火把的光亮只延伸到台阶之下,其余皆被黑暗覆盖,院子正中的阴影里站着一个沉默的高大身影,看不到五官的面孔唯有两只眼睛发出暗红色的幽光。

    孙达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摇了摇头再次看过去,哪有什么“红眼”,但黑暗中反光的眼睛瞧着的确}人的很。

    “无论对方给你多少,我出双倍的价格。”孙达很识时务,他比一般人多些见识,猜测对方恐怕是武者,但他并不畏惧,反而改变策略试图拉拢对方,态度十分客气。

    管家缩着脖子躲在一边瑟瑟发抖。

    黑影不言语。

    孙达不慌不忙道:“我不但会付给阁下双倍的价格,还会再赠豪宅一座,仆役若干。”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手,背后亮着灯的奢华房间里缓缓走出两名纤弱的女孩儿。

    她们穿在身上的薄纱衣服完全遮挡不住年轻美好的酮体,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纤细的地方绝无一丝多余的赘肉。

    孙达年逾四十,阴鹫冷酷的眼睛下方拖着两个大大的眼袋,嘴角下拉,法令纹极深,面相刻薄无情,神态半点欲色都不露,理智的和对方谈条件。

    “让这位大爷好好瞧瞧。”他眼神半点没分给两个女孩儿,对身旁颤抖的气息、鼻翼萦绕的香气无动于衷,只专注的注视着台阶下那名强悍可怖的武者。

    女孩儿们缓缓的打开了身体,以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诱人姿态对着院中最黑暗的位置,她们的身躯如同风中烛火、霜打的娇花一样颤抖着,让人怜惜,也被激发出隐藏最深的凌虐的恶(谷欠)。

    “这当然不是最好的货色。”孙达语调波澜不惊的陈述,“处(子)之身的少女、童女,少年、童男,只要阁下想要的,没有我孙达给不了的。”

    “无论如何享用阁下尽可随心所欲,不必担心身份泄露,为人所知。除了阁下我也接待过许多大人物,如果阁下想要认识孙某可以引见,凭阁下的实力想在众多豪杰中争得一席之地何难之有?若阁下愿意,孙某十分愿意略尽绵薄之力帮助阁下成为这乱世中的一方霸主。”

    世间荣华富贵,普通的(欲)望,心底最邪恶隐秘的恶念,男人的野心,孙达一样样的摆出来,只要对方开口他就会双手呈上,不遗余力的提供帮助。

    而条件只是接受孙达的拉拢,背叛原本的“雇主”而已。

    听到这些谁又能完全不心动?

    但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俗世凡人不能预测的“怪物”。

    “你也有。”黑暗中的影子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孙达心中疑惑,不过只要对方开口,就表示可以沟通,只要接了他的话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接受他的拉拢。

    数不清的成功先例在前,孙达当然有这样的自信。

    他十分客气的问道:“阁下指什么?”

    “血浪。”燕士奇盯着孙达背后涌动的血浪,与罗闫晖、十武者一样,他们身上都萦绕着腐败和死亡恶臭气息,“明白了,这是地狱的标记。”

    孙达愣了下,皱着眉,一种事情超出预计的感觉让他心中不悦。

    这时候他依然不觉得自己会拉拢失败。

    “阁下便是想杀人,孙某也能让阁下杀个痛快。”孙达一把夺过管家手里的灯笼,大着胆子向燕士奇的方向递过去,试图看清楚对方的面容。

    灯笼摇摆,光也一来一回的晃动。

    孙达看到了一张脸,一张意外年轻且英俊的脸,也意外的没有半点可以称得上“正义”、“正直”、“良善”光明气质的脸。

    那一双交替的光影中时隐时现的眼睛更像野兽,冷酷的兽瞳中流露的是残忍又兴奋的光,却不急着动手,只漫不经心的盯着猎物,轻蔑极了,透着某种不怀好意。

    这个男人脸上的神态让孙达极度不适,事态脱离控制的失控感更加强烈,他提着灯笼的手指格外用力,几乎要把手柄捏断。

    燕士奇忽然奇怪的抬起眼睛向上看,咧开嘴,露出一口森然的牙齿:“果然来了。”

    管家抖如筛糠,压抑的令人透不过气的气息越来越浓烈,这种未知又莫名的恐惧感觉让他彻底崩溃,忽然大叫一声向走廊的一边冲去。

    但他只叫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孙达猛然猛然转过头,黑漆漆的走廊空无一人,管家不见了。

    “什么人!”孙达厉声喝道,声音有一丝颤抖。

    那两个姑娘泪流满面的抱在一起,缩成一团紧紧的贴着墙角,大气不敢出。

    院子里哀嚎的打手们也都闭上嘴,噤若寒蝉,身体不住地发抖。

    燕士奇看得分明,管家并不是凭空消失,而是从屋顶上伸下来一个爪子以肉眼很难捕捉到的速度把他整个给扯了上去。

    孙达害怕了,慌张的质问燕士奇:“你的同伙?是不是你的同伙!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什么都给你们!”

    燕士奇露出一个笑容,一个绝对称不上友好善良的笑容,回给孙达四个字:“下地狱吧。”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