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桔梗(H)

章节目录 28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梁桔的这次考试成绩,英语一如既往的优秀,可物理却差强人意,没有达到她自己的期许。卷子发下来后,前后翻了好几遍检查出错的题,老师讲试卷时,她也听得格外认真,宋雅丽看在眼里,没瞧出一丝异样。

    下午年级给参加此次中学生组演讲比赛的学生开赛前会议,第二节下课后,彭月和梁桔便带着东西上阶梯教室开会去了。

    梁桔在阶梯教室门口撞见了宋燃,两人对视的一刹那都寂静无声,尴尬到没有打招呼,一前一后进了阶梯教室。

    龙太平主持会议,又叫了几个英语教师坐镇,每位参赛选手都上台做了演习,等到最后一个下台,会议才结束。

    本周五比赛,龙太平让他们这几天回去多练习练习,吩咐完后,大家纷纷回了班。

    梁桔走在宋燃身后出来,刚出阶梯教室门,宋燃突然回头看她,顿了会才问:“你这次物理考得怎么样?”

    梁桔手里抱着稿件顿在那,想起物理分数,摇着头说:“不太好。”

    宋燃脑子里又蹦出昨天贺知文说的话,如果他没理解错,那意思是梁桔可能喜欢他,如果他不喜欢梁桔,就不要靠近她,以免让她误会。

    他见梁桔脸上没有什么笑容,还是开口跟她说道:“物理有困难,还是可以问我。”

    梁桔听着“还是”两个字,想和他将昨天的事解释清楚,可话到嘴边,心内忽然袭来一阵无力感,她自小不喜欢做解释的事,为人也够坦荡,所以立马改了口。

    “谢谢,不打扰你了。”

    宋燃盯着梁桔的背影远去,其实他昨天的做法,也是变相在告诉他们,他不喜欢梁桔。他心内虽有些矛盾,但却没有追上去。

    梁桔回班后,只上了十分钟的物理课就放学了。宋雅丽晚上要去奶奶家吃饭,这会她妈就在门口接她,跟梁桔打完招呼便没影了。

    梁桔落了两堂课的笔记,问其他同学借了笔记本在抄,大家都陆续走了,只有她还在座位上。

    吴霦把她的笔记本从书包里抽了出来,走到桌边递给她。梁桔顺势瞧去,头也没抬地抽过来放在桌角。

    她今天又是一天没理吴霦,吴霦不知道自己哪做错了,这会杵在她桌边一动不动。

    梁桔看不清笔记本上的字,抬头朝吴霦喊道:“不要挡着光。”

    果然,女生就是奇怪的生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次又交了白卷,惹她生气。

    “你发什么无名火?”

    梁桔的手指用力,笔尖便穿透纸张戳了一个深深的洞眼,她顿时没了抄下去的心情,合上笔记本收拾包。

    无名火?梁桔的脾气已经够好,所有事都在忍耐,可只要想到他们一帮人下去找宋燃,想起宋燃今天看她的表情,她又做错了什么?

    梁桔把书包挎肩上,面色铁青地看着吴霦:“我就爱发火。”

    梁桔发誓,她是第一次这样不讲理,气无处可撒,谁撞上来谁就倒霉。

    吴霦瞧她,大冬天的脸都被气红了,立马想起秦思云说的小姑娘,她这样不讲理的发火,可不就是小姑娘作为,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我哪招你惹你了?”吴霦来了兴致。

    梁桔要过去,他就挡着,怎么也过不去,抬头又冲他:“对,你和贺知文一样烦,我受够你们了!”

    吴霦退着步子,意味深长地笑了声,还以为她憋了一天给憋过去了,没想到这会才放大招。

    “那事又不是我做的。”他说得吊儿郎当。

    梁桔走了几步停在原地,心里顿时冷静了一点,瞧着吴霦的脸,呼吸逐渐平静,低下头问:“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呢?”

    换吴霦停住了脚,梁桔没等他回答,抬脚擦过人走了。

    吴霦愣在那想了一瞬,如果换做是他喜欢梁桔,他不会像贺知文那样做,知道了答案又怎样,以为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实际上,只会将自己喜欢的人越推越远。

    所以,吴霦昨天阻止过贺知文,他不听罢了。

    吴霦的英语成绩这次虽然没有及格,但却是他自上高中以来考得最好的一次,所以杨明很欣慰,梁桔来送作业时,还特地跟她提了吴霦。

    “吴霦还是挺聪明的,你这次忙完自己的比赛,再继续多帮帮他。”

    梁桔肯定不会辜负老师的期望,点头道:“我会的。”

    出办公室,梁桔碰到了贺知文,他这次英语成绩出奇的差,被杨明叫了过来问情况,刚到门口就碰见了梁桔,她望见他便是脸色一沉,扭头就走了。

    其实贺知文那天找过宋燃就后悔了,他知道梁桔肯定会生气,可当时他就是那样去做了。

    周五演讲比赛,大部队一早便坐上学校准备的大巴,一路驶往市演讲厅参加比赛。中学生组参赛选手众多,临近中午才结束,学校统一带他们吃午饭,赶在下午上课前又送回了学校。

    这中间的时间,梁桔和宋燃一句话都没说过,曾经的侃侃而谈,如今也被沉默替代。

    下午正常上课,梁桔身上卸下了演讲比赛的重担,却又立马记起吴霦这个包袱。大课间刚下课,她立马回头叫住要溜出去浪费时间的吴霦。

    吴霦这都松懈好几天了,因为梁桔自己有重要的事忙,所以他感觉这几天就跟放假一样,自由自在的。

    果不其然,梁桔招他过来,开口就说:“给你放了好几天假了,今天所有的都接着前面继续。”

    仿佛晴天霹雳,但又习以为常,他从抽屉里抽出听写本,却听见梁桔对他说:“先把月考试卷拿出来。”

    吴霦又抽了试卷出来,悠闲自得地靠在那,一副等表扬的架势,却没想到梁桔摇头晃脑地叹气:“你看看,这些题都不该错的,我分明跟你说过,你有往心上记吗?”

    吴霦算是摸清了,女人都一个样,你差的时候,她鼓励你,你好了一点,她又不满足,鸡蛋里挑骨头。

    “进步不就行了?”他反问。

    梁桔翻着试卷看他,也反问:“那明明可以更好,为什么不呢?”

    吴霦暂且认为,是梁桔对他的期许太高,便不回嘴了。

    梁桔瞧他写的作文,眉毛皱在一块松不开,虽然只有几行,明显是在糊,但他可能是第一次动笔写,还是看得出有一点努力的。

    梁桔指着他的作文说道:“作文是大分项,只要立意清晰,语法不出错,25分基本上能得18分左右。可你这作文只有5分,应该是老师给的感情分,幸好你动笔写了,不然分数更低。”

    梁桔这么说,完全没觉得他考得好,半天没听她嘴里冒出一个好听的字,尽在乎考了多少分。

    梁桔不止要说这个,翻到听力项打了一个问号,着重告诉他:“听力也很重要,占了30分,试卷简单的情况下,拿下20分才算正常。可你的听力只有6分,能看出来你听了才做的,你要是瞎填空的话,肯定不止6分。”

    吴霦的脸上瞬间没了笑意,迎合她:“那行,下次我乱填空。”

    梁桔瞧他一眼,脸板正的摆着给她看,心里好笑了一声,看出来他在意了,咳嗽声中肯道:“你说得没错,进步就行了,但你可以更好。”

    吴霦终于等来了一句夸奖,可不见得多高兴,望着她那张脸,越来越觉得梁桔能说会道。

    梁桔趁热打铁,给吴霦制定了新任务,隔天便送来了一份英语作文资料,上面都是她以前写的作文,让吴霦两天背一篇,她会默写。

    “两天背一篇,怎么可能?”吴霦甩给她。

    梁桔一把接住,往他桌上一撂,言辞坚决:“怎么不可能?”

    吴霦瞧也不想瞧说:“那么长一段,我背不熟的。”

    “你还没试就说不行,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他不说话,反正就这态度。

    梁桔跟他好说歹说:“作文都不超过120个单词,没有一个单词是没学过的,你只要弄清楚作文意思,背起来很简单的。”

    吴霦觉得梁桔是在哄骗他,她目光一直盯着他循循善诱,又继续引导他:“先试试。”

    试试的结果,直接导致两天后的放学,吴霦被梁桔强制留下来背英语作文,磕磕巴巴的,别提默写了。

    “你到底背了没?”

    他背了,但成效就是这样,接受不来:“背了,明显不行。”

    学英语是需要语言环境的,梁桔能写出满分作文,这背后的努力,她曾背过几百篇作文,才能练就今天的提笔成章。

    梁桔有些失望,对他讲道:“你压根没用心。”

    吴霦不喜欢梁桔这样,说的话像老师那样不通情达理,一味地站在高处去要求他。

    “你这样想,我也没办法。”

    梁桔还给他买了一份听力材料,听到他说这种话,也不想拿出来给他了。她把作文资料扔到他桌上,回头收拾书包起身走了。

    吴霦也心里不舒服,他明明用心了,但梁桔似乎很不满足,一直希望他能快速消化,成绩越来越好。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