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神树(NPH)

章节目录 第11章:情缠相思蛊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叶出云微微眯起双眸,隔着他的衣袍,素手按压在他的裆部,来回的揉捏玩弄:“若我偏要呢?”

    连楚沉沉地看着她,单手钳住她的皓腕:“自然要拦。”

    “你应该知道,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叶出云觉得有些没意思,她有时候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连楚这么刻板的,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偏偏他要这么较真。

    连楚不置可否:“你善毒,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至少将你重伤还是可以的。”

    “两败俱伤,这可不是个好选择。”出云低声思考道。

    “二哥昨夜是破了我的处子之身吧。”叶出云眼眸一抬,平静地望进他眼底。

    连楚脸色不太好,半晌之后咬牙道:“你想说什么?”

    “二哥何不看看自己的左臂内侧,是否有根一指长的红线。”出云戏谑道。

    叶连楚眉心狠狠一跳,惊觉不妙,叶出云已经抓住他的左手,将他的阔袖拉高,露出了他的左手臂。

    果不其然,左手臂内侧有一条一指长的红线,长在皮下。

    “这是相思蛊。”叶出云收了手,脸上是一片柔和,“我在自己体内炼制的一种蛊虫,只有男女交合,子蛊才会进入别人的身体。”

    “相思蛊,顾名思义,离开便会相思。只要子母蛊相隔千里,子蛊和母蛊皆会躁动,想要破体而出。”叶出云看着他眼底铺上一层层寒意,完全不为所动,“这本是给景润准备的,昨日一时没想开,把这蛊给忘了,和二哥在床上翻覆了一回。”

    连楚脸色已经彻底黑如铅云,不知废了多大自制力,才克制住自己的杀意。

    “怎么解?”连楚寒声问。

    叶出云沉默了片刻,抿唇道:“无解。”

    “叶出云!”连楚气得胸肺都在疼,神容满是戾气,“解不了,我就杀了你。”

    “你杀了我,我也解不了。”叶出云自不怕他威胁,抬眸盯着他,气势如虹道,“我对景润的心思你也知道,你觉得我若是得到他,还会给他机会躲开吗?”

    “相思蛊就是无解,你若是非要离开,我也不拦着。子蛊开始骚动,准备破体而出时会释放大量的毒素,这毒素顷刻就能让人毙命。子蛊破体而出后,会立刻自燃死去,所以母蛊也会死,你要是想拉我殉葬,这也是可以的。”

    连楚看着眼前倔强的脸庞,头疼得厉害,他怎么就招惹上这个麻烦的毒怪了!

    “只要不相距千里,即可安然无恙?”连楚颦眉问。

    叶出云微微颔首:“一年内有交合过一次,即可。”

    她本就没打算和连楚扯上关系,昨夜的确是昏了头,被他这张与景润有三分相似的脸给惑住,这才犯下了蠢事。其实离开叶府的时候她都还没想起来,刚刚出了浮云城,她就感觉到体内母蛊发热,这才想起相思蛊的事。

    连楚双手拉住缰绳,冷声道:“坐好。”

    叶出云挑眉,问:“去哪儿?”

    “回去杀叶语轻。”

    连楚冷言冷语,但叶出云却突然觉得这人好似也不那么古板。

    “我以为你会继续阻拦我杀她。”叶出云抱着他的腰,安心地坐在他怀里,低声说道。

    连楚星眸微沉,冷哼道:“给对手添麻烦,我还是很乐意的。”

    依照眼下的情况,他随出云去螭龙山亦是必然。

    既是如此,让一直跟他争权的人来查叶语轻的案子,踩下这个巨坑,动摇其在府中地位,何乐不为?

    只是……相思蛊,的确是个很麻烦的东西。

    叶出云这一趟去螭龙山,必定是险恶至极,若是她折在里面,他怕是也活不了。

    就算她有命回来,到时候也是要立马准备嫁人,他总不能跟她走。

    所以,之后也只能托叶浔打探一下相思蛊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解开这蛊。

    回浮云城的时候,叶连楚没选择走官道,这样太过显眼。

    两人先是继续往前,过了戎机谷,避开了第二波赶来盯梢的眼线,待到傍晚时分才乔装抄小道回了浮云城外。

    浮云城的机关,叶连楚比叶出云清楚。这城池重新设计扩建有他一分功劳,机关暗道的布局他自是了然于胸。

    叶出云乐得跟着他走,若是她孤身一人,只能白日从正门混进城内,第二日再出来。

    她自信自己的易容之术,只是伪造身份却也是个耗费时间的事儿。

    东城门外的护城河水道下藏着一道暗门,两人入夜潜了水,进了暗门,随后很快就进了城内。

    叶连楚在叶府不远处有一家酒楼,叶出云跟着他翻了酒楼二楼的窗,进了楼上的一间屋子,随后看着他打开了密室,一声不吭地随着他往里走。

    “从这里可以直通我院中。”叶连楚点亮了密道的灯,偏头看着双眸亮晶晶的出云,深深叹了口气,“到了我的院子不能点灯,你想好怎么杀叶语轻了吗?”

    叶出云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密道,轻笑道:“杀她也不需要费多大气力。”

    “进去杀了她,然后封了她院中暗卫和下人的口,然后离开就行了。”

    连楚黑着脸道:“你说得容易,怎么封口?若跑了一个,我都要跟你遭殃。”

    “二哥不是一直好奇,我是怎么下毒杀人的吗?”叶出云随他继续往前走,不紧不慢地说道,“今夜让你见识一下。”

    叶出云用内力烘干了身上的衣服,站在了楚山院内的百年梨木下,微微偏头看着穿着阔袖长袍的连楚,轻声道:“你这楚山院,最好的风景莫过于这株百年梨木,和你衣裳下的那副好身材。”

    连楚没理会她的戏谑,只是催促她尽快完事。

    出云从袖中拿出一只瓷瓶,从中取出一个药丸:“你把这个吃下。”

    连楚抗拒道:“休想。”

    “那你就别跟我去叶语轻那儿!”叶出云冷哼道,“我自己去杀人,你在楚山院待着吧!”

    叶连楚看她纵身一跃,如猫一般消失在墙头,思虑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待他找到出云时,发现她藏在茂密的木叶间,一动不动。

    叶出云看着出现在身边的连楚,示意他噤声,随后将刚才那颗药丸给他。

    连楚没接,出云塞进自己嘴里,然后悄无声息地看着叶语轻的院子。连楚扶着树干,看着院子里星星点点的荧光,意外地瞥了出云一眼。就是这一眼,他的下巴忽然被叶出云扣住,温软的唇瓣随之覆在他唇上,一颗丹丸趁他失神之际被推入唇中。

    “吞下去。”叶出云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

    连楚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丹丸吞入腹中。

    题外话:这周更新放完了。

    已经复工,所以努力周更吧。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