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儒武争锋

卷之二,叱咤七国 第两千五百一十九节:我叫铁木心,你呢!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在她身边的一名手持青竹摇扇,做文士模样,却戴着白色兜帽,以白巾遮住大半面容,只剩眼睛的妖族男子小声道:“军师大人,还要如何繁华啊?这神都星的皇城,都抵得上我们昆仑星的皇城好几个大小了。”

    戴着漆黑面纱的妖冶女子笑道:“井底之蛙,你知道什么?”

    文士模样的妖族男子只得无言。

    毕竟面前这名大人虽是女子,但毫无疑问是妖域除了妖皇陛下之外,最有权势的人物。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她的权利比妖皇还要大。

    因为所有妖域军队几乎都对这位军师言听计从。

    只是这名在女军师到来之前被称为妖域最足智多谋之妖的男子,他有点想不明白。

    在如今双方势力这般交恶的情况下,这位蛮荒妖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子,为何要以身犯险来到万古仙朝的神都星。

    倘若,万古仙朝拼却承受整个妖域和妖皇陛下怒火的后果,执意将她扣留甚至是击杀在万古仙朝辖境之内的话,那该如何?

    整个妖域大军若是群龙无,如何能在万古仙朝和仙道联盟这等强敌的环伺之下明哲保身?

    所以,是该说这位女子军师是艺高人胆大,还是说她是头长,见识短呢?

    只可惜这名手握青竹摇扇的文士如何想,怎么想,丝毫不被女子军师所注意,确切地说,她根本看都没有看身边的文士一眼。

    她蒙着面纱,看向身侧的文士说道:“你们先去找一间客栈住下,我去拜会几个人。”

    没等文士妖族开口,妖族女军师就叮嘱道:“选最豪华的客栈,然后你们皆可上街去采购一些自己喜好的物品。神都星虽然也不怎么样,不过比起昆仑星那是要繁华多了,你们出使一趟不易,少不得要给家里带回去一些伴手礼物。”

    妖族女军师徐徐布置说道:“你们到街市之上,行事不需要特别遮掩,不要故意暴露自己妖族的身份,但也不要完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文士妖族听到这话,不禁有些想不明白,他开口问道:“请问军师,我们究竟是要暴露自己妖族的身份,还是不要暴露?请您明示!”

    妖族女军师在黑色面纱下的嘴角微微勾起,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诮:“你们脑袋都这么不好使的吗?当然是要暴露,但又不能显得太刻意。”

    妖族女军师淡淡说道:“你们说,最豪华的客栈里,来了一伙出手十分阔绰的妖族,你们觉得这件事情能不引起坊间的议论吗?”

    没等文士妖族开口,妖族女军师又分析说道:“万古仙朝一向以天朝上国自居,如果传来强行扣押,甚至杀害了前来议和示好的蛮荒妖域特使团,你们觉得,就算万古仙朝的高层受得了,从上到下的百姓士子们受得了吗?”

    妖族文士疑惑不解道:“军师,那我们为何不直接亮明身份,岂不是更加安全一些?”

    “蠢货!”

    妖族女军师冷笑说道:“我们双方势力刚刚进行了一场百万级别的血战,我们妖域连祖星上的皇城都给毁了,迟了这么大的亏,不谈复仇,先来议和了。周围各个星域会怎么看待我们妖域?你还让妖皇陛下在亿万臣民面前怎么做人?”

    没等文士妖族回话,妖族女军师已是冷笑道:“你不是老是喜欢把你读的半吊子儒家圣贤书挂在嘴边吗?到时候,主辱臣死,你就等着以死谢罪吧!”

    文士妖族一言不,脸上表情尴尬至极。

    反倒是他身后跟着的十几名妖族使团成员皆是微微点头,显然都对妖族女军师的分析奉为圭臬。

    文士妖族半晌,这才尴尬地说道:“军师大人,这毕竟是万古仙朝的国都所在,您一个人出行是不是太危险了?还是让使团里的两位无名境强者与您同行,保护您一下吧!”

    妖族女军师又笑了起来,撂下一句:“不必了!”

    言罢,便不再与这位被封为密使团副使的文士妖族多言语,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神都星渡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待到确认那名妖族女军师已经走远,文士妖族这才狠狠攥紧了自己手里的青竹扇子,如文人的雪白长衫袖子里,伸出一双虽然已是如人有五指,但手背还覆着大量体毛的大手。

    他一双大手用力扯住青竹团扇的两角,竟是愤怒之下,直接就将这质地堪比一件法宝的扯得粉碎。

    至于青竹团扇上的圣贤佳句,风雅诗篇,更是弃之如废纸,一撕了事。

    白色面巾之下,那文士妖族咬牙切齿道:“欺人太甚,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子与小人,难养,难养也!”

    话分两头,却说妖族女军师离了人群,实则在街角旁边看着使团一伙人离开,自己才姗姗离去。

    文士妖族的表演,自是被她尽收眼底。

    她也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倒没有像文士妖族那样说许多话,只是说了四个字:“愚不可及!”

    她转过身来,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乌黑长的侧面,似是确认自己的狼耳朵已经收好了,这才笑了笑,如寻常人族少女一般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在她手里的一张纸上,清晰地写着一处地址——万古仙朝辅府邸。

    现在辅古月在万古仙朝的神都星也算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了,他的府邸所在,自然也不是秘密。

    更兼妖族女军师如今的打扮就是一位面罩黑纱的曼妙少女,说话也是轻声细气,人畜无害的模样,问路就更加容易了。

    要是秦枫知道当初在昆仑星外的战场上,驾驶着一艘白骨战舰,坐在白骨王座上差点把秦枫斩杀在妖域重重包围中的女军师就这么一直问路,顺顺利利到了自己府门前,估计也会郁闷得一口老血喷出来吧!

    这不,面罩黑纱,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是长得有点妖冶,实则危险无比的妖族女军师一直到了辅府的门口,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盘问。

    辅府的侍卫更是在听少女说是辅大人的朋友之后,乐呵呵地直接领着她进了正厅。

    要不是秦枫一贯的好脾气,在别人府上,这侍卫怕是脑袋都要搬家了。

    所以片刻之后,得到有人来访消息的秦枫身穿便服来到客厅里的时候,表情大致是这样的……

    完全一脸懵逼。

    天塌不惊的辅大人,看着坐在客厅里,模样有点似曾相识,气息却是与战场上别无二致的妖族女军师,这下也蒙住了。

    在石化了差不多十秒之后,他才终于忍住了拔出天帝青玉剑相向的冲动,憋出了一句:“阁下所来有何贵干?”

    黑纱蒙面的女子看了易容成古月的秦枫一眼,忽地就笑了起来:“当然是来见见孤军深入妖域祖星,还在百万大军重重包围下一炮轰平妖域皇城,最关键还全身而退的大豪杰啊!”

    秦枫看向面前这名只在战场上见过一面,模样算不上眼熟的妖族女军师,忽地有了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觉。

    就好像两人之前就认识似的。

    一见如故,绝对谈不上。

    似曾相识,也不应该啊……

    因为秦枫明显感觉到,这种感觉不像是似曾相识,而是两人真的相识过。

    妖族女军师看了秦枫一眼,忽地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秦枫听到对方的话,竟是脱口而出道:“我也是,你叫什么名字?”

    妖族女军师笑了笑开口说道:“你打蛇随棍上的本事,还真不差。好了,我叫铁木心,你呢?”

    秦枫听到“铁木心”三个字得时候,目光霎那失神,再看向面前与中土世界时模样完全不同的妖族女军师,心神顿时又陷入了谷底,他轻声道:“是个好名字!”

    铁木心掩口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只说我的名字好,你叫什么名字呢?”

    话音刚落,忽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急促传来。

    秦枫转头去看,只见一脸惊愕的姜雨柔捧着八卦金令冲进了客厅里。

    她一眼看到了遮着面纱,在客厅里与秦枫相对而坐的妖族女军师,再朝秦枫望去。

    她晃了晃手里的八卦金令,欲言又止。

    秦枫正皱眉思索着什么,忽地在她身边,面罩黑纱的妖族女军师毫无征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姜雨柔轻声问道:“姑娘,你是觉得不舒服吗?”

    下一秒,面罩黑纱的少女已是泪水夺眶而出,她蓦地一个箭步冲到了姜雨柔的面前。

    秦枫心弦一紧,心内已是想到了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他出奇地没有出手阻拦。

    任由这个跟自己妻子初次见面的妖族女军师就这样抱住了姜雨柔。

    失礼至极!

    妖族女军师不由分说,搂住了面前的姜雨柔,她将罩着黑纱的面颊埋在了姜雨柔的肩膀里。

    一时间,秦枫愣住了,姜雨柔也愣住了。

    只有面罩黑纱的女子泪水涟涟,她轻声呜咽道:“雨柔姐姐,真的是你吗?”

    “我是铁木心,我是铁木心啊!”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