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儒武争锋

卷之二,叱咤七国 第两千五百二十八节:一气化三清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info


    秦傲一时错愕,他不太想得明白,为什么秦枫会从这件事情上得出摩罗其实是心向自己一方的结论。

    秦枫以传音入密对着秦傲解释说道:“因为明显我给摩罗的东西更重要,而且我与摩罗未来合作的潜力更大,所以摩罗看似在告诉我,他与李淳风也有合作,实则是在告诉我,要我跟他合作演一出戏,以此来对付实力强劲的李淳风。就像是,现在一样!”

    秦傲一时错愕,他忍不住问道:“枫儿,你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能够放着万古仙朝的国师都不要做,来跟你合作?”

    秦枫淡淡一笑,以是用传音入密回答道:“我给他看了武帝林渊在中土世界的成道轨迹,以及他在中土世界时光时的光阴流水,让他可以从中参悟武道真意。傲叔,摩罗一向是武痴,否则也不可能一直都不出仕万古仙朝。你觉得在一个痴迷武道的人眼中,是成为一朝国师的诱惑力更大,还是能够观摩一位武破虚空,可能已经前往更高世界的武道强者最初的成道轨迹更大?”

    秦枫又说道:“傲叔,你肯定觉得摩罗既然已经得到了光阴流水,可能会出尔反尔,但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天仙界的武道一途,相比儒、道两家人才凋零至极,即便是鬼道都不如,所以天仙界的武道其实走得还不如中土世界远。这一点,我们从中土世界带出来的武技,在天仙界依旧威力不俗可见一斑。”

    秦枫以传音入密继续讲道:“我之前带他游历书中的中土世界,我特地告诉了他,我因为已经成为此方世界的天道,所以我与此方世界性命相连,一旦我死去这方世界就会一同毁灭。所以摩罗如果帮助李淳风杀我,等于断绝了自己未来的武道精进之路,也亲手断送了天仙界武道修炼的未来。”

    秦枫淡淡一笑说道:“我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带摩罗去过中土世界,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巨大潜力,也知道我们绝非虚言。所以当他说出他是为了国师之位帮助李淳风的时候,其实就等于是在变相告诉我,他与我还是一条心的。”

    秦傲笑道:“难怪我之前觉得他出拳甚是奇怪,皆是轰在我关键节点上,让我使不出力气,拍散我浑身的神念,看起来很惨,伤势却不重,我之前还觉得奇怪。一位他是故意为了节省体力来对付你,没曾想到,真是没有想到。”

    秦枫与秦傲虽然说了许多,但两人乃是神念交流,电光石火,念头百变,真正时间才过了短短一个霎那。

    下一秒,秦枫的剑,秦傲的枪,摩罗的拳,同时砸向下方的两名李淳风。

    秦傲,秦枫针对手握七宝琉璃的李淳风,摩罗一人独战手握仙人蒲扇的李淳风。

    摩罗大声提醒道:“这是道家一门秘术,叫做‘一气化三清’,取法道家传说中,天地一缕太初混沌之气化出三位至高圣人的手段,可将神魂一分为三,显化出三尊圣人法相,皆可独立作战,也可修炼,每一尊略逊于本体实力,可一旦三清重新合一,实力则会过所在境界的上限,使本体暂时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

    说时迟,那时快,摩罗一拳已是被手持仙人蒲扇的李淳风以蒲扇挡住,他轻轻拍掉摩罗轰来的重拳,竟如是用蒲扇拍打苍蝇一般,面对疯狂出拳只说了一句:“呱噪!”

    反倒是一人力抵两人的李淳风那尊手握七宝琉璃的圣人法相,厉声暴喝:“你这老贼住口,泄漏我道家秘法根脚,饶你性命不得!”

    摩罗挥舞而出的每一拳无不带起阵阵罡风,周围空气竟是无凭起涟漪,只可惜拳拳声势骇人,轰到李淳风的面前就好像是虎虎生风的初学武夫花架子,被蒲扇李淳风轻轻拍打就随便格挡开来。

    出拳迅猛,却未建尺寸之功,摩罗竟是状若疯癫,出拳度越来越快,出拳劲道越来越猛。

    这简直就是要么把敌人给打趴下,要么就将自己给打废掉的节奏。

    显然,这便是摩罗口中所说的纯粹武道强者的那一股“气”,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大敌当前,不退半步,唯死战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秦枫与秦傲两人才勉强与手握七宝琉璃的李淳风打成平手,摩罗一人竟能独战手握仙人蒲扇的李淳风,不落下风。

    摩罗一边与面前的李淳风缠斗,一边竟还能以传音入密对两人解释说道。

    “一气化三清的三尊圣人法相,各有所长……”

    “一尊为太上相,司占卜,能趋吉避凶,神算无错;一尊为灵宝相,司道法,能改天换日,手段通天;一尊为原始相,司杀伐,杀力在三尊法相中最强。”

    摩罗提醒道:“我所缠住的这一尊,必然是太上相无疑,杀力不强,我能够对付,你们联手进攻的那个,不知道是灵宝相还是原始相,你们定要当心……”

    话音未落,手握七宝琉璃的李淳风所化圣人法相挥舞手中灵宝,已是身影化为流光,蓦地从秦傲施展的七道轮回天中挣脱出来,说时迟,那时快,秦枫操纵的天帝青玉剑已到面前。

    他身影竟是如镜花水月,任由天帝青玉剑一穿而过的瞬间,“铮”地一声轻响,他竟是伸手捏住了天帝青玉剑的剑柄。

    倒持利刃,手握剑柄。

    下一秒,李淳风化身右手握住那柄依旧指向自己的利刃,左手两指掐诀,用力在一抹,从剑尖位置贴着剑身飞一抹。

    “玄兵归位,急急如律令!”

    没等秦枫反应过来,他与天帝青玉剑的联系竟是霎那之间就被切断了。

    天帝青玉剑之上,幽绿光芒竟是霎那黯淡,如失去神志一般。

    李淳风蓦地倒转剑刃,握在手中,如端详绝世珍玩,他凝视幽绿剑身,笑道:“这等好剑,这等上界重宝,竟落在你这等家伙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秦傲看到自己与秦枫合作,倾力一击居然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而秦枫最重要的天帝青玉剑被他们以秘法夺去了,登时心急如焚,正要对秦枫说些什么……

    秦枫已是冷静说道:“可以放心了,这是擅长法术的灵宝相,不是杀力最强的原始相。”

    也就是说,秦枫布置在大将军府里的后手还是有作用的。

    当着纳兰女帝和燕破军的面,李淳风必然不敢派出一位替身就去参加与蛮荒妖域的谈判,但他又分身乏术,所以他派出的必然是一尊圣人法相里的一位。

    那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大将军府里的极有可能是杀力最强的原始相。

    至于李淳风为什么不留下杀力最强的原始相看家护院,而是留下了战力最弱的太上相,其中原因,不得而知。

    “为什么他不留下战力最强的原始相?是觉得我们不会来?”

    秦傲古怪地问道:“不可能啊,摩罗明明已经告诉李淳风我们要……”

    霎那之间,一个可怕的猜想出现在了秦枫的脑海当中。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要对付一个更重要的目标,比起秦枫和秦傲还要更重要的目标,就在——大将军府上!

    是虚无一,还是铁木心?

    秦枫眉头蓦然一跳,已是对秦傲用传音入密道:“傲叔,帮我缠住他!战决,我们拖不起了!我去救岚岚!”

    秦傲听到秦枫的话,虽然疑惑于秦枫的态度转变,但两人合作之默契,已不会让他再多问哪怕一个字。

    “交给我吧!我赌上性命,也帮你拖住那家伙!”

    在挥出不生不灭万劫枪的奥义“七道轮回天”之后,秦傲旋即步伐再次上前,身后黑气霎那之间变得浑厚如实体,代表六道轮回的六团漆黑漩涡竟是以道道银白色光芒连接,如连接人体的六处关键窍穴,须臾勾勒出一尊巨大无匹的法相!

    那尊法相,别的地方看不真切,唯独脸部,竟是左右分为两面,两张脸上,左侧半边脸为悲悯神情,右侧半边脸做欢喜神情,更叫人觉得诡异的是——巨大法相是独臂的!

    手握七宝琉璃的李淳风灵宝相在看到秦傲身后那一尊诡异法相时,竟是霎那一惊,忍不住诧异出声道:“独臂冥王相!秦傲,你居然得到了完整的鬼道传承?你竟知道冥王独臂?”

    所谓法相,不过是神念外放的表现。

    只有先知道法相的模样,在心中观想,才能够以神念显化,让法相拥有种种能力。

    大部分鬼道修士心中观想的冥王连模样都不正确,哪里能施展出高的鬼道术法。

    恰恰,秦傲所在代表的秦家,乃是中土世界最纯正的鬼道传承世家,轮回圣子一脉。

    所以,在中土鬼道之中,冥王法相向来是独臂的!

    未等李淳风的灵宝相反应过来,秦傲已是将不生不灭万劫枪用力狠狠刺入地下,右臂下垂做残废状,身体向前微倾,仅以左臂向前做行礼状。

    面对这样一个诡异的动作姿态,李淳风的灵宝相还没反应过来,太上相竟已是大骇出声:“退后,那是鬼道之中的冥流绝技,不可力敌,切不可力敌!”

    他顾不得摩罗砸到面前的重拳,厉喝道:“那是独臂冥王三叩!”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